首页 少妇的陷落 下章
第20章
 绫子虽说是男人的奴隶,但更是真纪子的享受工具。夜里,真纪子要抱绫子睡觉。绫子的手总是被捆,并固定在上,以防逃跑。真纪子夫妇外出时,就把绫子关在设有隔音装置的地下室里。

 住宅外,有很宽的院子。但她们夫绫子到院子里来。一个星期过去后,真纪子的态度有些变化。这一天,真纪子把锁套在绫子的脖子上。她让绫子光着身子从一个房间爬到另一个房间。接着,真纪子又对绫子拳脚相加。

 这时,待绫子使真纪子产生一种特殊而微妙的快。这感受也是真纪子有生以来最幸福的时刻。要是让她自己变成什么都干的奴隶,那就将改变她人的意志。真纪子一想到喂养的是人,自己就万分激动。也许是真纪子经常一个人生活在这偌大的住宅里的缘故,使她产生一些奇怪的想法。

 沼田广秀对他的老婆说:“你可以和她玩,但是决不准老待她,这你可要好好记住了,否则,我是不会放过你的。”

 “你看,这还用你说吗?放心,我会好好跟她玩的,你不必担心。”真纪子那里听得进她丈夫的话。有一次,她让绫子光身上的衣服,然后跨骑在绫子的背上。她自己也是一丝不挂。真纪子说,你只是个奴隶。然后她把腿跨在绫子的脸上又说,我一句话就可以要你的命。她把部掩盖住绫子的嘴巴,使绫子无法呼吸。

 然后又把绫子的手反绑在背后,猛地几拳打在绫子的脸颊上,刚收回拳头,两手又使劲地拧绫子的头。之后,用脚狠踢绫子的下腹。还对绫子喊叫,你动呀,你挣扎呀!你叫呀!因为我是女,所以最懂得怎样去搞另一个女人。绫子大汗淋漓,拼命动着体求饶。

 绫子无法忍受真纪子的折磨了。每当她受不了时,就带着脚枷在房里到处跑。每次被真纪子抓住,就是一顿痛打。真纪子的表情狰狞,仿佛精神有些异常似的。绫子意识到,不仅男人可能成为异常者,女人也同样有可能。真纪子和她的丈夫绫子的男人作风一样,无情地折磨绫子,从而使自己得到足。

 真纪子的快来自对绫子的待。她骑在绫子的背上,对准股就是一巴掌。当她抬起手掌时,顿觉快万分。

 奴隶的生活大约持续了一个月。这一个多月,对于绫子来说是多么漫长,多么难过啊。在这段时间里,沼田广秀常常会一个人出门去,却独留真纪子在家里。

 真纪子每天待绫子。绫子的脖子上整天都套着锁。挨打已成家常便饭。每次都让绫子只好伸手乞求饶恕。而真纪子往往是盛气凌人地吼叫道:

 “你是我的奴隶,是我的。不准你和男人‮情调‬。”“明白了,我不和男人‮情调‬,你饶了我吧,真纪子主人。”绫子只能这样说。

 有一天,绫子刚一起就挨了真纪子的一顿毒打。而后和往常一样,绫子去准备早餐,扫卫生。突然真纪子怒吼道:“这早餐的味道不对啊。”随之,沼田广秀把绫子的衣服光,拉着绫子脖子上的锁,在房间里来回拖。

 然后,把绫子的手反绑在背后。这时真纪子拿出了绳子做的鞭子,开始打绫子,身上留下道道鞭痕。连那丰房也未能逃脱这顿鞭打。绫子在地上来回翻滚着,哀求着。

 过了一会儿,真纪子又骑在绫子的房上,拳打绫子的脸部。这时真纪子也疯狂地掉了自己身上的衣物。

 “谢谢女主人。”绫子每次挨打,都不得不这样说。当然这是真纪子让她这样说的。

 “你是头肥母猪,专供让人玩的。喂养你就是为了玩。看看你这股和母猪的一模一样。”

 “是的,女主人,我是头母猪,是一头白母猪。”“你是一头专吃的猪。你的房就是装的壶。”“是的。”

 “看见你的下身,我就讨厌。”真纪子把绫子的大腿扒开后大声说:“你这样扭动着,是不是又想了啊?你真是个卖的女人!”“是的,我是卖的女子。请饶恕我吧,女主人。”真纪子把脚踩在绫子的下身上,而后把全身的重量移了过来。

 “哎呦,啊!”绫子叫了起来。

 “想卖吗?喂,快说话呀!”

 “是的,我想卖我的。”

 今天的真纪子犹如待狂一样。过去她很少像今天这样疯狂过。绫子趴在地上。

 “你——”真纪子的语调突然变了。这语调中包含了那么一点女的温柔。

 绫子抬头看了看真纪子说了声:“主人!”

 真纪子说:“你这个性奴隶,快来玩主人吧。”然后,真纪子把绫子脖子上的锁打开,手上的绳子解开。而后又让绫子把锁套在自己的脖子上锁好。绫子先是感到诧异,接着就胆战心惊地按照吩咐去做。

 真纪子缓缓低声地说:“我们互相待!现在主人被奴隶抓了起来,奴隶用脚使劲在主人的身上踩。你把我绑起来,打我,使劲打我。”

 “明白了,你受得了吗?”绫子胆怯的问。

 “什么受得了受不了的!”

 “那好吧。”绫子把真纪子的手反绑在背后,再骑在真纪子的部上,伸出手就是几记耳光。真纪子似乎不觉得疼痛,说:

 “啊,我尊敬的奴隶!我可爱的奴隶,你打我!你打我!你还要玩我。”“好的,可你…”真纪子闭上了眼睛。绫子又煽了真纪子几下耳光。这种犯上的行动,使真纪子有一种特殊的陶醉感。

 真纪子想到这以下犯上的行为,不尽嫉妒之火油然而生。但又一细想事情并非如此。绫子本来就比自己高贵。其实,真纪子也不过是个供别人玩乐的女人,不过比绫子主动一些罢了。

 绫子继续打着真纪子的耳光。真纪子大声哭叫道:“请饶了我吧。”

 “我会饶你的。”绫子站了起来。

 她一会儿踩踏真纪子的脸,一会儿踩踏真纪子的部。

 “不痛吧。”

 “当然啦,你是个十足的女鬼,什么花样都想得出来。我亲爱的女奴隶,你今天让我好好足。”

 “现在的奴隶是你,而不是我。我问你,你丈夫沼田那个家伙哪里去了?他什么时候会回来?要想活命就快说,否则可不会有你好受的。现在可不能轻易饶了你。”

 绫子手里拿着鞭子来回晃动。绫子一使劲鞭子就落在真纪子的身上,脸上到处飞舞。手被反绑着的真纪子,来回翻滚着。她的身上立即就是青一道,紫一道。

 “说,要不我就杀了你。不说,今天就是你的末日。”绫子停了一会,拉住真纪子脖子上的锁链。当绫子向上提时,头皮被划破了,真纪子痛的尖叫了起来。

 “别这样,快别这样,饶了我吧,痛死我了!”这痛苦的悲哀声充满了整个房间。

 绫子把真纪子拖到了厨房,拿出了一的面。“我要捅烂你的部,你说不说?”绫子把面在真纪子的大腿之间,来回转动。

 “别这样!我说!你快饶了我吧!他去东京了。”“那么你告诉我,他什么时候会回来?”

 “他可能后天吧,今天明天不会来的。”

 “这是你们的家吗?这里是什么地方?”

 “我只是他的姘头!他老婆早已经被他偷偷杀掉了,我知道!绫子太太,饶了我吧!咱们就都互相绕了吧!无论你说什么,我都愿意听从。你就宽恕我吧,今后让我来做你的奴隶,你是我的主人,我来伺奉你。”面紧紧地贴着下身,真纪子有一次哭了。

 “趴下,你。”绫子对准真纪子的股踢了一脚,大声命令道。真纪子趴下了,绫子骑在真纪子的背上,一只手里握住真纪子脖子上的锁,另一只手拍打真纪子的股让她爬。真纪子一边呜咽着,一边驮着绫子爬回了原来的房间。

 “你现在不过是个供人玩的‮狗母‬,你是专门让沼田广秀那个兽取乐的女狗。怎么,那家伙现在不在,你还想在我身上找欢乐吗?告诉你没门,我可不是你的的工具。我可不是供你们玩取乐的人。”绫子踢了一脚真纪子的股。

 “饶了我吧!绫子小姐!今后我一定听你的!”真纪子哭叫着。

 “好吧,那就饶了你。我要准备离开这里。”

 “求求你,也带我走吧。你要是逃了,我就不能再待在这里了。不然,沼田会杀了我的。求求你。”真纪子悲哀地乞求道。

 有个供人玩乐的奴隶是不错。但是,沼田广秀命令真纪子过,绫子无论在哪里,都必须套上脚枷,手被反绑着才行。当然干活时间可以不绑手。另外,除了玩之外,还必须把她关在地牢里。真纪子完全忘了这一切。现在她自己的手被反绑了起来。

 “那把你怎么办好呢?就这样光着身子绑在这里,让沼田广秀那家伙回来给你解吧。你要是觉得他很可怕,就不应该让我有这个机会的哦。”“求求你,在你临走前,让我去一次厕所吧。”“就站着撒吧!”绫子把真纪子拴在了柱子上。

 “喂,你放了我,你带我走呀,不能留我一个人。”绫子没有理睬高声叫喊的真纪子,出了住宅的大门。她回头一看,门口并没有挂着沼田姓氏的门牌。

 绫子离开住宅后,一口气跑到街上,叫了一辆出租车。在这以前,市田绫子完全没有想到自己能够奇迹般地逃出来…  M.PiNggXs.coM
上章 少妇的陷落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