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少妇的陷落 下章
第21章
 从1994年4月6市田绫子被沼田广秀夫绑架。经过包括报案人市田贤一在内的社会各层面哗然一阵以后的3个月时间过去了,这期间警察因苦于没有破案线索而感到一筹莫展,但该失踪案件却于1994年8月6谜幻一般地被警视厅调查侦破。

 从电视上《社会经纬》栏目里,警视厅新闻发言人耀武扬威发布这个消息的神情里,全日本电视观众看见警视厅的警察好像解密了“人类来源之谜”似的充满了难以掩饰的骄傲感。

 一阵因惊异而导致的短暂的沉默一瞬而过,1994年8月10。报纸开始疯狂炒作般地报道:

 《变态夫构造的窟》

 《把‮妇少‬变成奴隶的罪恶行径》

 《被掳掠达两个半月之久的市田太太奇迹般地险》

 …

 电视节目,无线电广播也把这件事宣扬的全日本列岛家喻户晓。

 在新闻媒体操纵的狂飙刮起来之前,发生了两件事情——警察于1994年8月5傍晚。根据奔跑进警署当时衣衫凌乱的自称为叫市田绫子的女人的求救报警,迅速进行搜查,在东京以北36公里地方的郊区抓捕了被市田绫子指认的沼田真纪子,当时沼田真纪子几乎是赤着就被警察带上了警车。

 ——再过两天。

 1994年8月8,中午12时43分。另一名案犯沼田广秀在他住宅门前被蹲守在警车里隐蔽的刑警抓了个正着。当时沼田广秀从外面回家,他显然对警方的布控没有丝毫警觉。但这个男子没有进行任何反抗就束手就擒,其时,他一脸茫然的模样。

 据介绍,市田绫子在被警方加以保护之后,已送进了医院治疗。警方通知了市田贤一,他可以去医院看望绫子。然后警方开始了对绑架案犯沼田广秀夫二人的审讯调查。

 首先被警察提讯的是沼田真纪子。

 审讯沼田真纪子的是麻生和美(女)与白骨横广两位警官。

 沼田真纪子进了审讯室后不经意地举目四下张望了一下。

 白骨横广也是漫不经心地朝这个女人扫了一眼。忽然,他觉得有些奇怪的感觉油然而生。这个女人的部显得过份丰,而且皮肤特别细腻白。她头上还戴了一顶帽子。

 “真是有点奇怪呀…”白骨嘀咕了一声。

 “你叫什么名字?”麻生问她。

 “我叫真纪子呀!”

 “是沼田真纪子吗?”白骨厉声补充向这个女人问道。

 那女人的面孔上出现了惊恐不安的神色。她脸上的肌搐着被扭曲了。

 “你现在已经涉嫌绑架,强等犯罪被拘捕了。你的丈夫是你的同案犯。你现在需要如实回答我们的问题。把你的作案事实说一下。”白骨凝视着沼田真纪子。

 一瞬间,真纪子无言以对。

 “你们在跟我开玩笑吧?我可没有强啊!是沼田嫌生活没有情,说弄个女人玩玩的。他不是也被抓进来了吗?”真纪子低头沉思着说。

 这家伙也许是精神病人吧?白骨横广暗自思忖。

 “不许你嬉皮笑脸的!你必须老老实实回答问题!”白骨按耐不住想要跳将起来,冲着真纪子吼道。

 白骨横广的叫喊声惊吓的真纪子哇哇地哭叫起来。

 “喂,沼田太太,请你继续回答我的问题。你什么时候被警察抓起来的?你还记得市田绫子这个名字吧?”麻生警官换用一种女的柔声问真纪子。

 “市田绫子?——她嘛?嗯,我好像什么都记不起来了——。”“你的记忆力已经丧失了吗?”白骨困惑地注视着真纪子的面部表情,发现她对被问的问题反应相当迟缓。

 “是你跟沼田广秀在一起生活的吧?”

 “是的啊。”真纪子有些胆怯地瞥了一眼白骨。

 当白骨追问起她这一系列问题时,她几乎都回忆不起来了。她记不起来是在哪里绑架的市田绫子,也记不起来自己对绫子做了些什么。不过,对于她来说,她对这一切记不记得起来都已经无所谓了。她唯一能够记住的,就是这些全是沼田广秀的主意。她与沼田广秀是姘居关系,因为她与沼田的生活没有滋味,就想找刺劫持了市田绫子,她只是做了沼田的配合者。

 她说绫子后来也已经把沼田视为绫子的伙伴,绫子也爱上了沼田,绫子后来是主动与沼田媾。绫子也曾经发誓她只属于沼田,包括她身体的每一个部位。

 她和绫子每天都要在沼田面前跪下来,用她们的舌头着沼田的下身,向沼田发誓,说自己永远属于沼田,这几乎已成为她们之间每里必不可少的生活1

 沼田真纪子觉得,男人与女人的体天生就是互相吸引的,男人看中了哪个漂亮女人的身子就会去抚摸她,所谓强迫不过是无稽之谈,她不认为男女是犯罪。

 “那还是请你下去吧!下面提沼田广秀——也就是你男人,我看他怎么说。”  m.pInGGxS.COm
上章 少妇的陷落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