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少妇的陷落 下章
第19章
 客厅里,真纪子穿着睡裙坐在沙发上,绫子跪在她面前。沼田得赤条条的站在一旁。真纪子让绫子抓着沼田的东西使劲

 “今天我们来好好地玩玩吧。”沼田将手放在绫子的房上,尽情玩着她既漂亮又雪白的体。沼田的望是惊人的,只要一有时间,他就会立即强迫绫子为他服务。

 绫子毫无办法,只得忍气声,没完没了的服伺他。甚至连白天黑夜都没有了。现在又加上了真纪子。

 有时,一个晚上的时间,沼田竟对绫子来四次生活。在这过程中,绫子昏昏睡,他就使劲揪一下绫子的部。绫子只好硬打起精神来对付他没完没了的折腾。

 眼下不得不认真地干好每一件自己并不情愿的事情。起码表面应该是这样。其实在为沼田服务的时候击中丸是最容易的。这是所有男人的致命点。

 她一直在考虑这种事的可能有多大。倘若失败的话,下场是十分悲惨的。他们夫妇会让她在极其痛苦中死去。

 沼田在用脚踏住绫子的部使劲玩之后,才会稍稍放松一下对她的监视。

 绫子自己也感到这个男人并不只是淡淡地监视她,而是要好好地尝一尝她身子的滋味。然而令绫子不解的是沼田都在她身后的地方进行折腾。

 自己在前面。如果那样干到底,能不能成功一点把握也没有。沼田老喜欢在上将他的身子摆开成大字型。

 他与绫子都一丝不挂。沼田多次都是这样让绫子为他服务。在这个过程中,他什么话也不说,只是紧紧地搂抱着绫子的部。绫子发出微弱的息声。

 绫子完全放纵了自己的情,最初她是被男人污了的。污后又强迫绫子跪在男人的面前,要她玩男人的东西。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绫子抛弃了绝不伺候的意志,专心致志地替男人干他们所希望她干的事情。

 在这些动作中,她的精神系统全都麻木了,一点感觉不出男人与女人有什么不同之处。只是当有某种东西进她身体(嘴或者道)的时候才仿佛感到面前的人是男人。

 这些服务时间最长的还要算口的过程。绫子已经很会掌握用牙咬的程度,什么时候合适,什么地方产生疼痛。眼下将男人的东西含在嘴里时,一点也没有什么厌恶感。拼命服务的时候,绫子周身也是漉漉。沼田在这个时候牢牢地搂住绫子的身子。然后男人还不足,他就坐在绫子的部上不断地命令绫子前后左右地爬着。绫子完全陷入了忘我的境地,全心全意地为男人服务。

 此时,沼田又兴奋起来。他倒在上,将头放在高高的枕头上,观赏着绫子的身子。男人在玩奴隶的时候,总是那么不知疲倦和不会空闲的。

 “下来,到地上去爬。”沼田撑起上身命令绫子。

 “是”绫子十分驯服地在绒地毯上绕圈子爬着。沼田下,紧紧抱住她的部。绫子停止爬行,心里知道他又要干什么。绫子自动赤身体跪在那里。随后,绫子发出了呻

 每到这个时候,真纪子就会在一旁紧皱眉头,并暴出她那让人感到害怕的病态。真纪子便会与平时判若两人的表出极大的变态,她就野地快速拿出一些待用具把绫子套上。

 绫子被铁圈套在脖子上以后,她就开始一个劲地求真纪子饶了她。而真纪子就毫不理会地牵着绫子来回在屋子里转圈子,此后她会又给绫子栓上特制卫生带。

 绫子会变得疯狂,她渴望鞭子打她的身子,在暴力面前被真纪子玩。绫子变成了十足的茎奴隶。只要被真纪子打了,或者被真纪子用脚踩住身子,她就会暴发狂热的快。进了浴室,在绫子的苦苦哀求中,真纪子的小便淋浇绫子的头和脸,绫子甚至还要张大嘴喝下去。

 喝了后,再在绫子脖子上套进铁圈,带上特别卫生带,并将手脚锁起来,整个身子照旧一丝不挂。

 沼田让绫子趴下,真纪子骑在绫子背上。沼田就开始牵着绫子从这间屋子爬到那间屋子。爬着,爬着,情绪进入了兴奋状态,并不断地气。

 绫子边请求边来回在地上爬着,双目出强烈的望光泽。抓住锁头,然后将脖子上的铁圈提上来,整个头吊起来,恰好这个时候绫子兴奋至极,伸出双手迫不及待地紧紧抓住了沼田男人的东西。沼田就会掏出来让绫子狂热地玩,稍后,绫子闭上双目开始做起口来。

 沼田用脚将她的身子踢翻在地上,然后将钥匙进特制月经带里。刹那间,绫子的息声更高了,沼田又趴上去将自己的东西伸进去,用手轻轻地抚摸绫子的脸。不一会儿便又开始边打边责骂。

 “再使劲一点,再使劲!使劲!使劲!”绫子的身子变得红一块,白一块了。沼田出了自己体中的。绫子又赶紧用嘴包住了不干净的茎,不住地起来。

 绫子每动一下脖子,锁就会发出碰撞的声音。她不断用手和嘴替地玩着沼田那软绵绵的茎。沼田审视着绫子的反应。

 “哎…”笼罩在绫子大脑里的常人理念被逐渐驱散了。绫子更加使劲地捏着他男人的东西。沼田也渐渐感觉出他的调教成功了。

 “我买了项圈,脚铐,锁,鞭子和黑色长筒靴等等东西,从现在开始这些东西都要用在你身上,被奴役的滋味很吧?”沼田要更多的挑起绫子的趣。

 “我很喜欢。”

 “那么下吧。”沼田去取工具。

 将铁圈套在光着身子的绫子身上,然后用锁锁住,再穿上长筒靴,双手也上了铁圈被锁住了。他命令绫子张开四肢趴在地上。脑里的神经全散了。一种兴奋昂起,以前失去的活力现在又回来了。

 “你已经成为专用奴隶,明白吗?”

 “是”

 “我是喂养你的主人,是你的主人。”沼田骑在绫子的背上。

 “我的主人,是”

 “哦,奴隶,给我爬,快爬!”

 “是,主人”绫子开始爬了。

 沼田抓住锁命令奴隶。一会儿又叫她跪在主人那男人特有的东西面前。绫子跪在哪里。支配了绫子的全身,身子只感到一阵轻松。

 绫子跪在地上,将男人的东西含在嘴里。绫子愿意这样任人使唤,任人玩。绫子松开牙齿,那东西到了喉管。

 真是一叫人兴奋的东西,此时,铁圈套在他的头和双手上,主人还是握着那把锁。绫子觉得自己已经堕落成了奴隶。她自己也感觉自己是专为男人的那东西服务的女奴隶。

 像火焰一般越烧越旺。直至完全把绫子住了。沼田把绫子推到,让她伸开大腿。

 “奴隶,做一下手吧。”

 “啊,是,主人。”绫子用手代替男人的东西,不多时就润起来。

 沼田俯下身子观看。绫子边气边拼命地追求自己的快慰。一会儿将腿紧闭,一会儿松开。沼田递过去早已准备好的电动器具。

 像男人那东西模样的电动器具在烈地振动和转动。绫子开始放声大叫。这种动作是让她体会野蛮男人的动作。绫子的头在左右摇晃。白净的脸上涨满了血

 “那东西,那东西,啊,快点,快点。”几乎要发怒了,绫子大声喊叫。

 有了这样的器具看样子她是什么也不顾了。套着铁圈。锁被他人牵着,就感到了一股难以言状的快冲了上来。使自己坠入奴隶的行列。这样的快是一种特殊的感受。

 绫子主动地将脸朝下趴下。手从下面不断地摇晃器具。部翘得老高。绫子还在不停地叫唤。电动器具停止了抖动。沼田跨上绫子的部。他此时也情绪昂奋。

 “怎么样?绫子,你这女奴隶…”

 “啊,太好了,我愿意做男人那东西的奴隶。请你关照现在就来吧!来吧。”绫子完全丧失了理智和做人的尊严。她已经被俘虏了。

 绫子叫着来回爬着,下身道里非常润起来。接着就跪在地上执拗地把沼田男人的东西放在嘴里。之后就翘起部请求快些把东西进去,而且嘴里还大声地叫嚷。绫子持续地保持着这种旺盛的

 沼田竟然允许她跨在他的脸上,他还她的部。她像女公主一样坐在他的身上,一边轻轻敲打他的脑袋,一边把她的部在上面上下滑动。然后就又抓住男人的东西进嘴里开始口

 她发疯似的把男人的东西含在嘴里,用口包住那东西,使劲地往喉管伸出着,并用手一会儿后又紧紧地贴在脸上。她又用牙齿轻轻地咬住男人的东西。

 沼田顿感一股抑制不住的洪而出…  m.PInGGxS.COm
上章 少妇的陷落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