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两小无猜的游戏 下章
第二章
 小凡回头看着可怜巴巴的小娥,他也觉得是自己不好,便站住等着小娥走到了近前:“好了,胆小鬼!那有啥怕的?”

 “你没看他们都要打架了?”“打架?我最爱看打架了,走,跟我去看吧?”“他们把门都关上了。”

 “笨蛋,跟我来!”小凡又牵着小娥的手,两人转到教室后面,蹑手蹑脚地来到小家的窗户下面。

 很久未用的教室,窗户玻璃没有几块是完整的,小家住进去后,小爸爸将有玻璃的地方刷上了油漆,没有玻璃的地方则钉上了木条。

 此时从屋里传出了丽娟妈更烈的叫骂声,还有男人的低吼及嘻嘻哈哈的起哄声。小凡急头绊脑地扒着窗台,想寻找一处能看进去的地方。

 找了几处宽一点的木条隙,贴上眼睛一看,都是离那张太远。上半截窗户倒是没有遮掩,可小凡的个头是望窗莫及的。

 “小凡,过来…”还是女孩子心细,在小凡抓耳挠腮之际,小娥冲他招招手,悄声地唤着。小凡奔过来一看。

 果然有一处高低合适、油漆剥落的玻璃正在那张前。小凡将眼睛贴上去,即刻就有一团白映入,小凡的心“咚咚”跳起,可仔细一看,那并不是丽娟妈的身体。

 啊!原来小爸爸把自己的子也去了,嘴里还在狠着:“你个嘴硬软的臭娘们,老子今天不死你!”小凡急于想看到两人下身操作的部位。

 可是窗台里面的一堆书报挡住了他的视角,他只能看到丽娟妈的两条手臂被人抓着,她只是嘴里吐着唾沫地叫骂着:“死东西!你来真的呀?啊…你们这些帮凶!啊…疼…”

 小爸爸的股开始一起一伏地动作起来,旁边几个男人的手也不老实地在丽娟妈的身上到处捏:“哈哈!这娘们身上还呢。”“还骂呀,这下该舒服了吧。”“嘿!老李。感觉怎么样?”

 “那还用说,看他卖力的样子,我都想上了。”“啊!你们这伙氓,我不…唔…”“现在哭了?来不及了!我…我死你!”

 屋里那些在小凡听来疯癫和无序的对话,让他觉得新奇而又刺:“嘿嘿,呗,干吗要把人家给死呀?”他冲着小娥笑笑,不解地嘟囔着。

 “你看见啥了?”小娥仰着脸问他。“在呗。”“氓。”小娥气鼓鼓地转身要走。小凡努力地踮着脚想再看到点什么,可除了小爸爸那光的股在丽娟妈身上起伏。

 其他景是一无所获。小凡觉得这番模样还不如那些疯癫癫的话来得刺呢。可此时屋里只有小爸嘴上“死你!死你!”

 地发狠,就剩下丽娟妈的哭声了。小凡一看在这儿也瞅不到什么新花样,而那些吵闹声只能让他象个热锅上的蚂蚁般焦躁不宁,于是他就紧跑几步撵上小娥离开了这块阵地。

 回到自家的教室,外公已然睡下,呼呼地打着鼾声在和周公对话。小凡悄悄地坐在自己的木板上,被子懒得拉,灯也懒得开,两眼盯着自己模糊不清的脚尖在呆楞楞地发傻。

 这也难怪,今晚那豹窥一斑的意外所获不仅没有足他的好奇,反而越发勾起了他的胡思想。

 “呀…”屋门推开处,映出了小娥那单薄的身影…***屡次成功的收获,使我对有了强烈的感受和好奇。我时常觉得自己的小会不分场合地弹奏起来。

 夜晚我也会在脑海中回放着那些无序的画面,并不由自主地用手去抚慰那不安分的小东西…大杂院里有个叫王欣的女孩儿是我心中的公主。

 她与我同龄,长的皓齿红,粉面桃花,柳叶弯眉直入鬓角,黑辫子直达肢,虽然家里不很富裕,可她总是穿的朴素整洁。

 脚上是洁白的尼龙丝袜和一双永远都刷的很干净的白色塑底一带布鞋,在兰的外衣内她会时常地变换出各种色彩鲜的衬衣。

 那点粉红、那点葱绿令我的目光时时追随。我对王欣的追逐是单方面的,专心于学习的她毫无知觉。

 所以我和她之间最亲密的接触,也仅仅是在一次玩捉藏时,王欣成了我的俘虏,在嬉闹声中她挣脱了还要跑,当我再次捉住她时,便很自然地将她骑在了身下。开始只是在打闹,可随着王欣在我身下的扭动。

 那温软的体刺了我的神经。我开始在她背上有意识地晃动股,以此来增加对我下身的摩擦,可当我陶醉在那莫明的快中时,王欣似乎感觉到了什么。

 她突然爬起身对我说“太晚了,不玩了”就低着头转身回家去了…我不知道该怎样消除对王欣的恋。

 现在想想,那只是一种无知的、很自然的人可这种自然的本能在王欣的冷漠面前遭到了毁灭的打击。为了发我的望,也为了填补我的空虚。

 在一个漆黑的晚上,我终于把“罪恶”的手伸向了王欣晾在窗外的卫生上。所谓卫生,是那时的女孩子在例假时使用的内,因为那个时代还没有现在这么方便的胶粘卫生巾。

 她们处理月经大都是将草纸叠成条状进月经带中,而卫生就是省却了使用月经带的麻烦,它的底裆是一层不透水。

 当然也不透气的薄胶皮,两端有和月经带一样的松紧用来固定卫生纸。我还清楚地记得,王欣的那条卫生是用浅黄碎花细布制的。

 我如获至宝地将那条内捂在鼻子上,可除了一股清香的肥皂味和淡淡的橡胶味以外,我并没有从那上面嗅到我想象中女孩部的气息。  M.pINggXS.coM
上章 两小无猜的游戏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