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主持人 下章
第3章 连忙系起
 江群是一个成的女人,对的需求是非常强烈的。茎缓慢的,但每次都轻轻的顶到子,这像挠的滋味非常不好受,江群内心中希望承飞狠狠的上几次。

 心中有此想法,不由自主的出了水了。承飞马上察觉,道:“群,你好像水了。”江群一听,羞红了脸,小声否认:“没有!”

 承飞将舌头在江群脸上,非常诚恳的说:“群,请原谅我,我太喜欢你了,我实在控制不了我自己!”诚恳的语气骗倒了江群,她小声说:“你快点结束就是了!”

 “那怎么行?!我爱你,所以我一定要好好的待你,让你享受享受!”江群不由得想起她老公,那东西是比承飞的小很多,以前还有感觉,但是自从生了小孩之后,夫间的房事少了,而且入也没有什么感觉。

 那像承飞那话儿一样入就感到满满的,这时道更加润了,她道:“那你可不可以让我起来,这姿势太羞人了!”

 ***承飞一听,忙问:“这姿势,你没有试过?”江群羞道:“没有,从来没有!我不喜欢这样,让我起来吧!”

 承飞笑道:“这姿势女人最能获得快,你想想,你把股撅起,我从后面入,可以使…大的茎完全入你的道内,又可以非常快速的动,给你带来巨大的快摩擦。我浓密的可以在你的眼上摩擦,丸可以撞击你的蒂,哪里不好?”

 承飞故意说些秽的词语,江群结婚10年从来没有听过这些骨的情话,只听得心头砰砰直跳,心想:怎么这种话都说得出口?但却是希望他继续说,因为那些话使她非常兴奋,水也得更多了。

 承飞开始正常的冲刺了,一手摸着江群肥大的股,一手捏着她的房,还不忘说:“群,你的房真是柔软呀,摸在手中真是非常舒服呀。”江群又想起她老公自从生了孩子。就很少摸她了,不由得问:“真的吗?”

 “那当然,你的房好绵软,你的股好滑腻!”江群喜欢听这些夸奖,完全忘记她是被强的了,出的粘了大两边的细细。江群趴伏在桌上,一边体会着户中进进出出的美妙感觉,一边回想她丈夫是如何的不视‮趣情‬。

 想到承飞是一个年轻的小伙,又是她的上司,那话儿又是那么的骄人,想到自己已年过三十的容貌,竟使年轻自己几岁的男人那么着,心中一阵甜蜜,舒服的发出人的呻声。

 这声传到承飞耳中,更加来劲,下体更加用力送,小腹撞击着江群的肥发出“啪啪”之声!

 江群感到一阵久违的感觉即将遍布全身,她无力的叫道:“飞,快一点…我…”承飞明白,双手从她身后各捏一个房,将她上身拉起,自己也站立起来。

 股不住的向上耸,江群粘粘的透明满了她人的,终于江群感到由蒂向全身漫出一股股强力的电,电得全身趐软。

 就想马上死去一般舒服。瞬间电传至大脑,昏了过去。道中肌不住收缩,承飞苦忍了一晚上的终于完全爆发出来了。

 他将头死死顶住江群的子,把涌的体一滴不剩的入了她的子中…然后茎不离道,抱着她坐到沙发上休息…江群转过身来,搂抱着承飞,一双明媚的大眼睛直视着他,想要把他看透一样。

 承飞抵不过她那厉害的眼光,别过头去。江群道:“你刚才是骗我的吧?”“啊?”不料她由此直接一问,有点慌乱:“不,不,我是真的喜欢你!”

 江群道:“你不要骗我了,从你眼神中看得出来。”经过片刻的修整,承飞恢复本:“怎么会?你是那么的人,我怎么会不喜欢你?你难道感觉不出来你是多么的吸引人吗?”

 说完,故意将蠢蠢动的动了动,江群“啊”的一声,眼带,瞥着承飞,好像惊叹他的能力如此之强。

 “我们继续保持这种关系好吗?”江群幽幽的说。“当然,我求之不得。”“那你还想要吗?”江群问道。

 承飞一把捏住她软软的房,播弄着上面褐色的头,笑道:“我还想要3次行吗?”江群惊呼一声,笑道:“看你说大话!”接着一室皆

 门外有一个人在偷看,还不时拿着照相机藉着百叶窗的隙照着像。江群就这样坐在承飞的身上,搂着他,任由他将自己身上衣服一一剥掉。

 片刻之后,江群就身无片缕了,承飞一手托着她肥大的股,一手把玩她的房。江群乃良家妇女,和丈夫结婚10年从来没有这些花样,今天被承飞玩了,才发现竟有如此多的快乐。

 这时的她就像一个初尝果的怀少女,对此乐此不疲,跃跃试。搞不清是承飞强她,还是她强承飞了。

 江群坐在他身上,感到那火热的的更深了,出的水浸了承飞的小腹和丸…承飞道:“群,你真美,你的一切都是那么的美!”

 没有女人不爱听情话的,江群媚笑道:“是吗?我哪里美了?”承飞握住她柔软的房道:“它最美了,软软的,摸起来好舒服!”江群羞笑道:“你最坏了!”

 承飞用力向上猛冲几下,江群“啊!”几声,俏眼直翻,像受不了这猛烈的冲击一样,承飞笑道:“美人儿,想不想换个姿势玩玩?”江群被的娇体发软,摇了摇头,垂下臻首。

 承飞焰狂烧,一边吻她,一边摸她的玉和圆。江群抛开了一切矜持,任他施为,还鼓励地以香舌热烈反应着,教承飞魂为之销。

 这类平时生活平淡的女人,一旦动起情来,很多时比妇更不可收拾,江群便是这样,久蓄的爱意,山洪般被引发奔泻。

 两人在桌子上、椅子上、沙发上一共做了五次爱,到处都留下了江群亮晶晶的透明粘

 两人疲惫的在长沙发上休息,承飞一看手表,已经5点过来,上班的人要来了。于是说道:“群,起来,快上班了!”江群万分疲惫的说:“我实在是困死了,起不来了!”

 “快起来。!一会人都来了,看你这样怎么办?你到那边的休息室去睡,把门锁了,没人打搅你!”江群听了,勉力的起身穿衣,摇摇晃晃的走了。

 承飞也忙将衣服穿起,然后坐到办公桌前,埋头便睡。迷糊糊的感觉到人都来了,外面的大办公室喧哗起来,承飞站起来将自己办公室的门关了,继续睡。

 “砰砰砰”门响,清脆的女声响起:“我可以进来吗?”承飞一听,心里暗自叫苦,睡不成觉了。不等承飞答应,女人已经走了进来。承飞刚刚抬头,清脆的笑声响起:“嘻嘻嘻,你今天怎么这个样子?”承飞茫然:“怎么个样子?”

 “那里有镜子,自己照照!”承飞起身,谁知皮带没有系稳,子一下子掉了下来,连忙系起,连声道:“对不起!”女人的脸一下子红了起来。嗔怪道:“你这人怎么这样?”  m.PInGGxS.COm
上章 主持人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