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肥水不落外人田 下章
沉默男人的反抗
 《沉默男人的反抗》【作者:1985239991】从前,某个寨子里的一户人家里有三个女儿,大女儿嫁了有钱人家,二女儿嫁给了个穷人劳真,最小的女儿待嫁。劳真(音译名字)虽穷,但为人厚道、勤劳,夫恩爱,日子还算过得去。

 **族过年有出嫁女儿带着女婿回娘家,给岳父岳母拜年的风俗习惯,哪个女婿送的礼多,就说明那个女婿有吃有穿,生活很好很富有,人们就看的起他;反之,要是送的礼少或是没送礼,就说明生活过得很不如意,人们就看不起他。

 所以女婿们总是想方设法备一份厚礼给岳父岳母。攀比心理人皆有之,寨子的人总是拿这些东西来比较,以显示女婿有本事,女儿过得幸福。

 当时不用土地出让金,不用给房地产公司和银行当一辈子的房奴,上山搭建草寮就去住了,男耕女织,有空就打猎养家禽,除了应付汉人的衙门里的收税的衙役,一切都好的。

 所以,一般情况下,再穷的人也拿得出一些礼物。每年过年时,这户人家的两个女婿都备上礼物到娘家给岳父母拜年。

 大女婿有钱,逢年过节都能送很多礼物;劳真是个十足的穷鬼,他的父母不在了,要养一群弟弟妹妹,当时又不能进城当农民工,或是偷渡去国外打黑工什么的,每年送的礼物虽经精心准备,但实在太单薄,如粽子、年糕鱼茶什么的,最好的也是野蜂,蜂还是小两口平时不舍得吃,特地留给岳父家里过年的。

 就怕货比货,各位读者,你们认为岳父母家会喜欢谁呢。岳父母原先不同意这门婚事的,但二女儿实在喜欢;又要劳真做入赘女婿,可劳真还有一群弟弟妹妹呢,只得又作罢。

 他们原先已经别了一肚子气,又见劳真每年都是这么一点东西,心里更不高兴了。因此,每年都不留劳真下来吃饭,甚至很少打招呼,大女婿也瞧不起这个勤劳善良的劳真。

 终于有一次,在岳丈家受够了鸟气之后,劳真也没有接受过九年义务教育劳真愤怒了,他晚上在上和老婆做时说:“我一定要报复一下你家里的人!”

 但温(音译词)问他:“准备怎么弄?”劳真很直接并气狠狠的说:“要干遍你家的女人!”

 但温也许也是见丈夫受了太多的气,同意了。在**族女心中,嫁到夫家,就算是夫家的人,要支持老公,由于没读过书,她也不知道是对还是错,就觉得老公的事情要支持。

 一觉醒来,劳真就有了主意!先从最小的女儿乌孙(音译词,后同不再解释了)下手。乌孙今年已经16岁了,根据民族传统,已经可以外出搭草寮了。晚上只要有合适且有意思的青年对歌合适就能入房猜到是哪个族的读者们,请千万保密,留个悬念嘛。入房肯定不是继续唱歌了,玩造人游戏。直到男女互相很相爱,才考虑成家。

 当然,男方首先要很有本事唱山歌,从寨子跑调到城里的肯定没戏。劳真打完猎晚饭后,当晚就到了乌孙的草寮前,唱起了情歌。

 哥有心来相会,条帕拿来两人包,条被牵来两人盖,伸手长长做枕头。见没回音,又唱了起来,与妹到死,死也不离妹身边,上边盖云下盖影,上山下田都跟随。

 唱了好久好久,乌孙听着山歌非常的入,也唱起了对歌,对这对着越听越欢喜,当然,没发现是低了声音的二姐夫。

 就开了隆闺(草寮)门,进了情郎。劳真那是相当高兴,原来已经做了长期奋战的准备,哪知道一个晚上就成功了。说起来,乌孙是个很水灵的姑娘,身材很好皮肤更好,笑起来眼睛弯得像月亮,声音美得像是微风吹过小溪边。

 房不算大,但握起来很有质感。摸乌孙的圆圆股,渐渐感到了她下身的水,乌孙没内,穿的是裙子,挑着挑着情,乌孙动情了,劳真摸的她股很舒服,终于两人开始坦诚相见了,劳真很有经验地吻着乌孙的身子,一边手进攻房,另一边手继续摸乌孙的股。

 到底是技术好,乌孙忍不住了,可以听到了她在那里的呻,很细微,但实在能够引起男人的,劳真虽然老实,但不是无能啊,着鸟,进了水淋淋的,乌孙叫起来,跟百灵鸟一样好听。

 “阿哥…好舒服…阿哥…你快点…大力点…”劳真的鸟铳从乌孙的里带出了很多很多的粘

 “阿妹,你的里好多水,就像溪水一样。”乌孙这时被干的意识都有些模糊了。如果从外面的角度我们可以看到,一个修长略有些丰的女体正在被在草席上,身上已经一丝不挂,雪白赤的酮体微微颤抖着,而她的身上,一个黑黝黝的身子正趴在她的背上,黑黝黝的身体和光洁白皙的背形成强烈的反差,身体在使劲的下,做着活运动,接着身上不断传来的重,嘴里发出一声声的放

 他的鸟铳正晃晃悠悠的,随着动作摇动。劳真动作更加的烈起来,股上上下下的,烈的如同打夯一样,乌孙的呻更加的烈了!

 在劳真的一阵狂下,达到了高。过来人都知道这是高前的征兆,马上出来,将鸟铳往乌孙的嘴里一,乌孙觉得身下空虚,不顾一切地起嘴里的玩具,仿佛像在着冰糖一般,劳真很是享受,手上也没忘了扣着水帘,握着少女的房。

 了一会儿,发现乌孙媚眼如丝,一翻身后入式再次进入乌孙水淋淋的里,乌孙一声幸福的大叫,丝毫不顾忌旁边还有没有人,事实上,最近的一件茅草房离她家也有半里路。

 在一阵阵的快袭来之后,劳真忽然一声嘶吼:“阿妹啊,姐夫喂你啊。”着乌孙的大叫,股重重的向前一全都灌进了乌孙的子里,有少数民族草药避孕,所以没什么顾忌,在的快过去后,就趴在少女身上一般吻着她,一边在重的息。

 没人会在门里看到这一幕,在劳真将鸟拔出来之后,乌孙的yd慢慢地出了,她用一张树叶在她的私处来回的搽着,因是背靠着劳真,他只能看到乌孙的大股,忍不住又硬了起来,乌孙搽完回对劳真说:“郎是谁?”

 劳真点燃了火把,乌孙一看吓了一跳,真是二姐夫!这时劳真看着乌孙的身体,坏坏的对她说:“你用嘴把我的鸟一下好吗?”

 乌孙还在惊讶之中,转身就要去穿上筒裙,劳真一下就把按倒妹子在竹上了,强行的把鸟到了她的嘴里。刚开始是不愿意的但是乌孙的震惊没有持续多久,又在劳真的挑逗下,乌孙的水又多了起来,也就在劳真的鸟上来回的着,劳真“啊”的一声,乌孙忙问:“怎么了?”劳真说:“乌孙,你的技巧很熟练嘛,搞得姐夫好过瘾!”

 “二姐夫,我和你做了那怎么办啊?”乌孙有点不好意思地问道。“傻姑娘,幸福快乐就行了,为什么要想那么多?”乌孙说:“我刚开寮不长,很少让其他人进隆闺的。”

 “算了,算了。”劳真说“不理了继续来吧。”再次将鸟铳顺着满是的水帘,进去了。一个晚上干了好几次,乌孙最后被搞得一点力气都没有了,劳真非常高兴,也算出了口恶气。帮小姨子清理了一下,吻了吻因过度疲劳而睡的乌孙。开心地回了家。

 回到家,已是非常晚了不知道多晚,当时哪来的时间概念啊,子已经入睡了,劳真回味着小姨子的身体,还是觉得子更过瘾,房够大,身材够好。

 也许是刚搞完,兴奋过头,凌晨时刻点起火把到院里劈材,仿佛完成了一项光辉的壮举。这时他看见一个身影走回家,发现是大姐夫的弟弟么达。

 “么达,打猎回来啊,收获如何?”么达是个猎手,品不错,见劳真打招呼,回答道:“没有啦,是去镇上给哥哥抓点药,汉人大夫真黑啊,这点药收了我两只鸽子和一大袋稻米外加一条鹿腿。”

 “是啊,汉人大夫确实不怎么好,收的东西很多,但比智寨的帕堂管用多了。”忽然,劳真闻到了一味熟悉药材的味道,这是他常上山采来卖给挑货郎的药材。再次问道:“这时给哥哥吃得药?”

 么达点点头:“是啊,哥哥催我去抓回来的,他看了病后,先回来了,我是把猎物换完东西后才回来的少数民族被汉族用他们以物易物的传统,骗了好久的呢,所以说,一定要多读书,哥哥让我取了药赶紧回来。”

 劳真闻到的是霍羊不一定是这味药,但就是治疗早的那种吧,心知大姐那边有戏了。他的脑子里不浮现出大姐那丰妙曼的身材,不争气的口水差点出来,心中有了定计,连么达离开都没注意到…

 ***奥兰是家里的大女儿,她不但长得非常漂亮,而且心灵手巧,同时山歌也唱得非常好听。甚至有很多别寨别村的小伙子都慕名而来向她求婚,但都被她拒绝了。

 么盖是附近好几座山里最好的猎户家里的大儿子,人长得很英俊,家境也不错,重要的是有吃不完的野味,家里的田都是全村最好的。

 作为大姐,也得为家里的姐妹考虑。逐渐的,大家时常看见么盖和奥兰白天一起干活,晚上两人相约来到村外的小溪边唱山歌。

 两人的感情越来越深,也就顺理成章的结婚了。生了两个孩子以后,漂亮的奥兰显得越发的成了,哺育过两个孩子的房更加的丰,皮肤也更加的细腻(大家可能觉得生过孩子的女人皮肤不会更好,我开始也不信,后来亲眼在村里见到后,打消了这个怀疑。

 身材也愈加的拔,部也越来越翘。原来像是一朵‮花菊‬,现在则是一朵怒放的牡丹。不过奥兰近来感觉不大高兴,么盖在上的表现越来越令她失望,都已经忘了自己多久没有享受到的愉悦了。

 么盖也气短,哪个男人愿意在这种事情上低头?所以,他试尽了族内的土办法,甚至花了大钱进城找汉人医生看,贵是贵了点,效果还是有的。

 每次服药后,总能感觉一段时间内精力旺盛,不过再旺盛也架不住奥兰天天索求!只能隔一段时间就进城看一次,好歹也是要脸面的男人,怎么说还读过一年的私塾(当时没有九年义务教育,能读个一年的私塾已经是族内的高级知识分子了。

 他经常给医生把完脉,不等取药就先溜出去,让弟弟么达去取药。虽然总不是个办法,还是走一步算一步吧。

 “别人看来美多汁的子,我怎么就觉得是一只大老虎呢?”么盖常常的想。劳真这天上山打猎,半天时间就打了两只兔子和三只野,成果还不错,回去时候配上点屋外的山捞叶(一种野生香料,温,香味浓烈)再放上点盐,又是一顿美味。

 他看看天色,快步走回到了村外的小溪边,因为大姨子奥兰会在这个时候到溪边的那棵大苦楝树下洗衣服。

 今天运气非常不错,才走到就发现大姨子已经在洗衣服了。因为村里一般的女人上午都是要下地干活的,所以能够上午过来洗衣服,说明了奥兰夫家的能力已经到了不必子下地干活的地步了,绝大多数时候,奥兰都是一个人来洗衣服的。

 奥兰今天穿的是一套开襟的筒裙,已是两个孩子的母亲的女人,不像未出嫁前那么讲究。夏日的太阳渐渐升高,奥兰见左右没人,擦了把汗后,悄悄把衣服解开了,不想却便宜了偷窥者。

 劳真没读过书,更别提会用眼过度眼睛近视之类的。他的眼睛很尖,看到大姨子用白布拖住的一对丰房,虽大却不下垂。

 平少耕作而显得雪白的皮肤,以及那很弹手的部,他的巴很快就硬了。这个时候,发现奥兰洗衣服的速度越来越慢,可能是太热的缘故吧,她掉了衣服,下河里洗澡。

 雪白的皮肤可比村里最好的锦缎还要光滑,虽已为人母,但看来是那么地充满青春气息。平滑的小腹和柔软的肢,以及修长的美腿,对映着水中的倒影,散发着令人怦然心动的美丽。

 天气虽热,不过水中的凉意仍让奥兰很舒适。她往那柔细肩头上洒水,慢慢地顺着她体曲线抹了下来,自己的粉背,顺着到了她的圆,两只手各一边,用力擦起来。

 这让劳真不了口口水,觉得有点怪异,却又说不太上来。清澈的溪水撞在礁石上,飞沫溅在奥兰乌黑色的长发上,如天空中划过的一道闪光。

 她把脸转到一边,侧面勾勒出她秀而的鼻子轮廓,红,捻着一绺柔发的手下滑,沿着她细腻的额头到俏的鼻子、再到柔人的小嘴,滑下颈肌,最后停在丰房上。

 劳真边看边暗自言语,这和以前不大一样啊,她都是洗洗就完了,怎么会这么多动作?默不作声,继续看下去。奥兰收拢五指,握了满掌,恣意地在隆起的玉峰上由到捏,并且找寻着顶峰上的蓓蕾,很快地令它们硬地绷紧凸起…

 “嗯…”她嘤咛一声,摩擦的触感,直让她全身酸软无力。她放肆地着自己的硬得像葡萄似的粉红凸处,水葱似的手指迅速移往腿间,另一只手,伸向了一旁的洗衣

 洗衣是是一稍微一些的花梨木(那时候的花梨木可不像现在这么值钱,有革的多了去了)移向了自己的下身。

 “啊…”她扭动着身体,欢喜地合洗衣。她那修长的手指先是轻轻弄稀疏的,再慢慢划过微的花瓣,然后到了顶端的花苞,有意无意地拉扯。一边把玩丰房,洗衣进入她润的细内…

 “啊…”奥兰全身突然一阵搐,她急速地息,但同时熟练地运动着,洗衣慢慢拔出,再忽然地进,连续的刺,让奥兰快不已。

 我们的劳真,可不是个忍太郎,只是他不大喜欢对女人用强。他反复比对洗衣和自己的大小比例,发现,除了长度不如之外,细还是很让自己自豪的。

 他抹抹口水,进一步的观察。奥兰坐到溪中的一块平滑的石头上,将自己雪白粉的玉腿,大大地分开;洗衣来回地在她部、间滑动,沾满了一手晶莹的浆。

 柔洁如棉的雪,整个了出来,下身的愉悦的感觉,令部不自主的扭动,极度的快乐,让‮妇少‬发出好象哭泣似的声音。

 看着这熟练的样子,奥兰肯定不是第一次自了。劳真是个正常的小伙子,当下哪还受得住?他一下决心,准备跳出来帮奥兰解决问题的时候,远处却传来么达呼唤嫂嫂的声音。

 奥兰心理素质非常不错,奔到溪边,最快速度穿上衣服。虽然脸上的红霞依旧,但表情上根本看不出刚才的样子。“怎么啦?”她问到。

 “哥哥说,一会要带上两个侬和阿父阿母一起到白水求神保佑今年的好收成,得去两天。”老实的么达说道。

 “知道了。”奥兰叹了口气。却不知这话被那边的劳真听进耳朵里。劳真弹了弹硬梆梆的小弟,说到:“你在忍一下,晚上给你开斋。”

 晚饭后,劳真告诉子晚上要进山抓鸟,不回来了。子边收拾边点头。却不解的问道:“那你为什么往溪边走?”

 “洗澡去。”劳真离开的速度很快。洗完澡,换完衣服,劳真背起弓箭,在寨子外晃了晃,见村里茅草房里的火把几乎都灭了之后,往寨子里最大木屋走去。走到了屋外,屋里已经熄了火,但他能听见奥兰在上翻来覆去的声音。

 这时,他决定再次施展全寨帕曼(小伙子)都不及的歌喉。低了嗓子,唱到:远路走来脚都软,行到花园见花开,想摘花因篱隔,有心送花请开门。

 奥兰正在上烦闷地滚来滚去,听声音是一个陌生的帕曼唱的歌,就用百灵鸟的嗓音回唱到,妹种花来哥浇水,香花专等哥来开,哥有心把花摘,妹愿阿哥进花园。歌声一停,只听到“吱呀”一声,奥兰把门打开了,发现了是劳真,劳真说到:“姐姐,劳真来帮你,我可比洗衣好多了。”奥兰一听脸红了,但身上的燥热让她非常的渴望。

 “啊,你…”奥兰脑袋里一片空白,木讷讷的想说话却说不出。“自己该怎么办?”其实这根本不是问题,喊救命,拼死往外推他,这样他就肯定会跑的。可是…自己好像不想推他出去,而是想一些其他的事情!“我知道你睡不着!”劳真一把将奥兰保住,说:“你看看,我的这个是不是比洗衣好?”

 不知什么时候,劳真的子解开了,而他那可恶丑陋的,如同一槌般的巴跳了出来,正一弹一弹的,向奥兰耀武扬威着。

 “你…劳真,你不能…这样…”奥兰向外推劳真,可根本推不动,反而倒是让那物和自己靠得更近,一跳一跳的,偶尔滑过自己下面,坚硬火热的头即便是隔着纤薄的内,一样将自己的户刮得的。

 刚才自己在上辗转反侧睡不着,脑子里想的事情很多,可无论想什么,最终都是会想到男女之间那点儿事情上来。忽然,奥兰猛地一惊,自己的手竟然鬼使神差的,抓住了劳真那可恶的巴!

 “哦…真烫啊!也真大!还这么!要是捅进自己那里,自己受得了吗?还不会被捅死?”看到奥兰已经被自己打动,劳真适时的采取了行动,将奥兰横着抱起进了屋,又用脚将房门关上。两个人四目相对,奥兰脸上由于惊吓刚刚有些退下的红晕,再次如飞霞扑面地涌上来,红扑扑的,好看极了!“我们…我们不能这样…”

 奥兰嘴里还在坚持着,可劳真如何能被这根本谈不上拒绝的拒绝说动?“放心吧,没人知道!”他将奥兰放到了上,双眼也已经是显出赤红的血丝,说道:“你用洗衣也是用,还不如让我来!”

 劳真飞快的掉了自己的衣服,而当他开始帮奥兰衣服时,奥兰却突然动手,自己将仅有的那内衣内松开,下!“死又怎么样?最好是被活活死在上!那也比这么干想不能动强!”

 跪在奥兰的‮腿双‬间,看着雪白的体,劳真狠狠的了一口口水。接着,如饿狼扑向绵羊一样,扑向了自己的奥兰!他有些鲁的亲吻着奥兰身上每一寸肌肤,嘴,脸蛋,脖子,酥

 最终,他在奥兰那对不大但却是十分拔,十分满的子上停住巡视的脚步,如婴儿般大吃特吃起来!“呃…轻点儿…”

 劳真用力的一奥兰的头,奥兰只觉得自己的魂儿都要被他出去一样,最要命的是,不几下,自己的身体就产生了连锁反应,劳真一自己的子,自己下面里就会同样受到牵引,那酸,的感觉,如同小猫在挠自己的心一样,难以言表!

 “别了…”奥兰用力的推开劳真的头,气吁吁地说:“我…我受不了了,快来!”好容易让美人动情,劳真岂能含糊?他当即提上马,起自己的物,对准奥兰那拱起的户,狠狠的刺入了进去!“啊…”一声悠长的叫声,虽然不响亮,但却很悦耳。与之相伴的是,奥兰的双臂也同时用力,将劳真拉向自己身体。劳真不是头小子,看到这样的情形,当即开始前后部,送起来。

 “啵叽,啵叽,啵叽…”壮的巴每次深入那炙热,滑腻的yd,都如同榨油的槌一样,将里面的出来。

 而当出时,由于太过壮,和yd壁配合得严丝合,都会将yd里的空气出一些,以至于连奥兰中的都会粘连而出一部分,让她疼痛难忍!

 巴侵入的时侯,致密,充实的感觉,似乎填满了下体每一寸空隙,这跟自己丈夫那条小东西比起来可真不一样!可当出时,留给自己的空虚难耐的感觉,也更加强烈,让人难以抗拒!劳真用力很猛,每次向下刺入,都是用足了力气,恨不得要将奥兰捣碎一样!每次出时,动作都是迅捷有力,并且分寸拿捏极准,整个出,只留一个头卡在yd里!

 “啪、啪、啪。”清脆的响声出自的撞击,动听悦耳,很容易勾起人无限遐想,但仔细听时,又透着一种恶,惑人们不顾一切的去追求那一刻的疯狂!劳真干得起劲儿,却是苦了奥兰,她早已失去了自我,心跳快得几乎要撞破膛。

 一叶孤舟,漂泊在大海之上,惊涛骇中,是那么地无助。时而被抛向高空,时而坠入谷底,根本不是她自己能左右的。

 “吱吖,吱吖。”二人舍生忘死的如两条人形虫,恬不知的苟且合,他们的疯狂让身下的榻都看不过去,忍不住发出了抗议!“啊…我不行了!”

 奥兰早已经没了廉,她浑身大汗淋漓如刚从水里捞出来一样,在劳真辛勤耕作下,她已经失了自我。劳真那强悍的冲杀,让她魂飞天外,一波波极乐的头袭来,让她再也忍不住,发出了崩溃的惨叫!

 “不…成了,啊…我要死了,饶了我…”她只感觉自己要被劳真死一样,忍不住开口求饶,可换来的竟然是劳真更加残忍的动。

 “我…你好狠的心,呀…”一阵歇斯底里的惨叫后,一股令人窒息的快如电般,从自己下面最深处突然上蹿,直达头顶后,迅速四散开去。

 奥兰猛地动了几下身体,四肢如触电般,失控的舞,却不住劳真根本不加怜惜的动,接着,突然身体一僵,身体拱起,一股冰凉洒而出,淋在劳真那火热的头上,好不舒服!

 冰凉的一股又一股的出,劳真舒服的同时也险些把持不住了,当场缴械。好在他也是久经战阵,硬是忍住了。“你舒服了,我怎么办?”等奥兰稍稍缓过来一些后,劳真调笑这说:“你既然不说话,那我就继续了!”

 身后的奥兰神智恢复了清醒,悔恨懊恼向心头袭来。“自己为什么会这么轻易被他毁了贞?自己真是个的女人?”

 “不过,他真的很!比丈夫多了!”劳真故意卖弄,使尽手段的继续在奥兰身上耕耘,刚刚身的奥兰很快就被他再次得高迭起,那仅有的一丝懊悔也被噬在海的狂涛里!疯狂的一夜,奥兰的身体被劳真品尝个痛快,同时自己也尝到了前所未有的,做女人的滋味!

 劳真使出了真本事,将奥兰得高身了四五次后,才满意的将火热的进奥兰的yd里。

 本就是岌岌可危的yd,被如岩浆般滚烫的一烫,顿时土崩瓦解冰消雪融,奥兰再次身,两个人紧紧的抱在了一起。劳真没有立即拔出巴,恣意的享受着,那yd壁传来的地震般的震颤,挤按摩着自己的巴,真舒服呀!

 直到震颤逐渐消失,劳真还在把玩着奥兰的身体,而奥兰也丢掉了那些所谓的束缚,依偎在他那壮实的膛。

 在绵之后,奥兰一脸福,劳真说,不是要去两天吗?我们还有时间,奥兰捏了捏劳真的手臂,撒娇到:“你真坏,居然还有这个打算?”

 “我的打算是干完你家的女人!”劳真在心里说到。接下来的两天,劳真每天晚上都到奥兰家里与她做。她也很享受劳真那满是活力的冲撞。

 在一次高之后,奥兰感叹道:“阿母常告诉我,男人和女人的事情是最舒服的事情,不能体会到的男女都是不幸的。我现在才知道这些事的美妙!”“阿母说的?她也很享受?”“是啊,洗衣的用法,还是她教我的。”

 劳真的脑中顿时浮现出成岳母用洗衣恶画面,一个想法开始在脑中酝酿…(全文完)  m.pIngGxS.COm
上章 肥水不落外人田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