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少妇的陷落 下章
第16章
 绫子又被关进了地下室。

 她依然赤身体,一丝不挂。她记得真纪子拽着她的头发把她拖进了仓库。

 沼田找了两截细尼龙绳捆好了她的手脚。现在她全身还是淋的。被关起来后,寒气马上悄悄地包围了身体。绫子呆呆地想着,可能今晚自己就要死了。

 地下室里伸手不见五指。夜间又寒气人。这样赤的一定会冻得失去知觉,到不了明天,或是明天早晨她就会活活被冻死了。被浸到浴池里肺部进了不少水,现在呼吸困难。整个下身被那帮野兽折磨的麻木不堪。刚才被沼田暴地穿入过的门受到裂伤,此刻也是火辣辣地疼痛。绫子真想快些死去,只有死才能解这一切痛苦。反正是一死,倒不如早些死去。

 绫子在暗夜中瞪着眼睛默默地想着。

 ****

 从自己的子失踪之后,市田贤一的脸色也变得一直是铁青色的。

 市田夫妇有一个两岁多的女儿,名叫由美。市田绫子就是因为丈夫出差才把女儿送在娘家而自己去朋友那里玩,才失踪的。

 直到看见大批的警察在许多闹市区调查,并且把市田绫子的照片在电视上公示以收集破案线索时,才有一个叫吉野易美的家庭主妇想起来,说她好像是看见一个像是绫子模样的女人在一天被一个男人的汽车拉走了。经过警方详细的询问,她所回忆起来的发生这个情景的时间正是1994年4月6。但是,吉野易美回想不起来那辆载走市田绫子的汽车是什么型号,也回想不起来车子的车牌号码了。现在终于弄明白了这是一起劫持案件,警方立即布置了新的调查方案——查明那辆载走市田绫子的车辆。

 ——猥亵!

 这个词儿像旋风般地从市田贤一脑海中掠过。

 余下的可能,便只能是为了猥亵这一目的了。市田的眼前,不由地浮现出了子赤身体,正在遭受那个男人蹂躏的情景:那个男人面目不清,正抚摸着绫子那丰房,绫子被双手反绑,一动也不能动弹,两腿被尽量地分开,痛苦地忍受着凌辱,那个男人狞笑着骑在她的身上,子的身体深处,已经残留下遭到污后的脏物…想到这里,市田不打了一个寒噤。如果是为了猥亵这一目的,那么在蹂躏和污了绫子之后,罪犯会将她释放吗?或者,罪犯会不会担心后绫子认得他的相貌而留下后患,索杀人灭口?还有,罪犯是一伙,还是一个人呢?这种种思绪一起涌上心头,弄得他心如麻。

 这时,不知从那间房子里,传来了失去母亲的女孩由美的哭泣声。

 市田呷了一口酒。

 他平时并不是嗜酒之徒,但从绫子被绑架的那天开始,他也学会酗酒了,而且不喝酒便难以忍受。要忍受两岁的女儿眷怀母亲的哭泣之声,要制止自己对子正在遭受无数个男子的轮惨状的想象——这一切,唯有用酒来麻痹自己的神经才能做到。他常常是一阵猛灌,酩酊大醉,然后昏睡两天。酒醒之后又接着痛饮,满脑袋都充满了酒味儿。就这样复一,越来越难以自持。

 有一天,他在酒醉后又入睡了。醉寐中,他做了一个梦——梦里,他竟然自己也被这伙歹徒抓起来了。他被关在了一艘船上,这好像是一艘货船。船的主机的振动市田听得出来。他是被关在一间狭窄的船舱中。手足都被用铁丝捆了起来。

 有四个男人围在他身边,他在最中间。

 “市田先生,我们真佩服你对你老婆的感情,现在你竟然自己终于找上门来了。”他们说话的声音很

 市田的手被绑在他身后“你们把我子弄到什么地方去了?”市田十分愤怒。

 “你来的这个地方是不能活着出去的。不要觉得你来就可以领走你老婆。你也会与你老婆一样被杀掉的啊!嘿嘿”回应他的是一个身材像摔跤手那样壮实的男人,男人说了以后哈哈地笑了。

 “杀吧!”

 “被杀之前就不想见见你老婆吗?这也太残酷了嘛!为了见自己的老婆尝尝一些痛苦也蛮值得嘛,嘻嘻,你的子在这里非常快乐哦。我们还曾经不住地‮弄抚‬她的股。她什么话都讲了。只求我们不要杀她。因此,她愿意爬下。你老婆那女人来回在地上爬着,好漂亮的股啊她。边摇着边接受我们的进去,啊,进去了,啊进去了,哈哈哈哈…”“不要说了!”市田捂住自己的耳朵吼起来。

 “要我们不要说?好啊,你说。你的老婆想避免痛苦,一心地合我们。你也像你老婆那样摇晃你的股,哦——哦——也那样地叫喊。把绳子放在脖子上,你老婆最喜欢那样做了,因为这比被杀死要痛快些。”说着,市田贤一被他们用绳子反吊起来。

 “你老婆也曾经这样嘴里被进她的衩,绑着吊在空中的呢。一会儿就叫你老婆在你的面前嘴里含着我们的生殖器,拼命地完全为我们口腔的任务。

 之后又趴着,我们又伸进你老婆的眼里,并且让她像哭一样的呻。喔——喔——地叫喊,市田君,你一定喜欢我们这样的安排吧?““我们怎么能这样在你们这些家伙面前做那样的事情!”市田被吊在空中,嘴里说着强辩的话。

 没有其他的选择了。市田所能做的就是绳子勒进他那傲慢无比的男人喉结里,然后牙齿凸出最后死去。

 “明白了。你也想与你老婆那样边被东西伸进股边被折磨。这样的快你还没有享受过吧?还是待会儿问问你的夫人吧。但是,伸进你股的将是一子。喂,开始。”

 男人发令后就退开了。

 “如有悔悟,现在正是时候。”另外的男人用刀把市田的睡衣划开了。

 市田被吊着剥光了衣服。

 “怎样,先生。”嗓门的男人问。

 “杀吧!一群野兽!”

 血往下冲着,脸被血大了。

 他们拿出一排水用的饮管。

 “把水灌进鼻孔里,打扫一下他的肚腹,你的肚子里太黑了。”一个肥胖的男人哼了一声。

 两个男人一左一右按住市田的脸和嘴。

 有人喊了声开始,那个肥胖男人打开了自来水阀门,湍急的水从鼻腔到喉部,再从喉部进食道。势不可挡的水,产生出可怕的水

 意识急速般地淡化了。

 就在肚子膨的时候,市田就完全失去了知觉。

 挤肚腹后,知觉又恢复了。

 大量的水从嘴里吐出来,并还在继续往外吐着。

 “怎么样?先生,再接着吐怎么样?”肥胖男人拿来一子。

 “这次请围着圈子爬吧,把这家伙门去,等于是狗吧。不管是什么样的门被这个一捅全都会烂的。喂,让市田先生趴下,让他爬!”绳子松了。那绳子在肚子上。突然被吊起来。

 一个人抓住市田的头发,其余的两人成八字形站着,抓着垂吊着的市田的两条大腿,分开门。

 子碰到门。这是一比掌头还的木

 “给我松手!我请求,给我住手!”市田哭喊起来。

 “到底是男人,作为记者,对门的凌辱是不能忍受的吧。放下来。”市田滚落在地上。

 肚子里还有大量的积水。过软管的鼻子孔的粘膜处被穿了一个大。其实他情愿受水刑而死。如果门裂开的话大肠也会随即裂开,作为懂得人体结构的市田来说那种剧痛他是可想而知的。

 “还是屈服了吧?”

 “我受不了了,请你们让我休息一下。”市田做着深呼吸。

 “好吧。你的太太也照这样四肢趴下的。趴下吧!”“明白了。”市田四肢趴下了。

 市田的双手还是被在前面绑着。

 “毕竟是一个意志不坚强的男人啊。不说也罢,照你夫人的样子做,但是你的股与你老婆的相比有天地之别,太脏了。”冷酷无情的声音渐渐消失了。

 市田贤一的视线停在低矮的舱顶上。绳子深深地捆在双手上。他们捆得很紧几乎把绳子嵌进里去。贤一就那样躺在地上脑子里像走马灯似的考虑着各种事情。往事如云不断地浮现到面前又立即消失的无影无踪。但连接不了一个明确的印象。死神在眼前张开着血盆大口。只有这一印象特别清晰。不知过了多久,船舱的门打开了。

 贤一看到一男一女走了进来。女人的双手被绑在背后。他立即认出了这就是连来朝思暮想的爱。  m.pINgGxS.coM
上章 少妇的陷落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