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少妇的陷落 下章
第13章
 沼田广秀是个少有的男子。他抢了市田绫子,并把她变成奴隶。

 沼田见到绫子后就产生了一种爱慕之情。绫子的容貌端庄秀美,体态妖娆丰。一个已经得到她的人,再放弃她,那可真是太难了。

 市田绫子此时正跪在他的脚下,沼田斜眼盯着绫子。她已成了他的奴隶,可以由他任意宰割。绫子自己也明白她的处境,从把她抓来至今已经有好长时间了。

 绫子觉得这对儿劫持她的沼田夫妇,一定是两个个疯子。沼田竟然当这他老婆的面儿就说他心里只有自己这么一个女人。所以除玩以外,就要把自己的手脚捆起来,嘴封住。他们夫要不是个疯子,才不会这么干呢,真是毫无办法。

 一切自由都丧失了。一醒来就想着要被这个疯狂的人所支配和指使。沼田的老婆究竟对她的丈夫的所作所为怎么想呢?

 “是啊,我只是你的女人,就你一个人所有。”绫子终于被征服了。

 不能逃走,就只能让这家伙折磨。沼田对绫子的体抱有一种异样而又固执的情感。他简直就像要疯了似的。这种异样而固执的情感说不定和嗜好人有一定的关系。也许有那么一天沼田会把绫子吃下去的。

 绫子开始就很顺从,不敢有丝毫的反抗。她明白,自己被关在这个地方,委身于这个禽兽手中,反抗是没用的,那样只会招致更残酷的折磨。反正是要死的,不如安安稳稳死去为好,她害怕他们那惨无人道的折磨。

 “今天以后,就剩下考虑应该怎么处理你了。”沼田说着把两脚伸到了绫子的膝部,绫子用她那白净灵巧的手指,开始为沼田搔脚趾内侧的地方。让人搔他的脚趾是沼田的一项兴趣,这能使他全身奋,内部渗出松弛感。同时还能刺他的。绫子一丝不苟地为他搔着脚趾,她搔得是那么地认真。

 快在沼田的全身蔓延,他闭上眼睛。

 绫子正在默默地为沼田的快乐奉献着。沼田最终是要杀掉绫子的。

 他只是觉得立即杀了绫子有些可惜,他想把她留下来多享用几天。但他清楚这么做是何等危险。所以他决定尽快杀掉她,在杀她之前,还要肆意地凌辱她一番,要让她精神彻底崩溃。他眼前又浮现出她的丈夫正领着警察奔找而来的画面。

 沼田痴于绫子赤跪在他下为他口时,那动人的笑脸。这个女人为了生存,她不惜用最屈辱的方式合沼田和他的同伙。到了现在这样的最终时刻,他仍然可以看见她凄绝的笑容。

 沼田怎么也忘不掉绫子那美丽,纯净的笑容。那是希望破灭的人最后得到的净化的笑,她一直保持着动人的笑脸。动在他眼前的白皙的体,竟是那么的高贵。她印在沼田的脑中。

 这时,他看着眼前的绫子,不由遽然升起一股要让她临死时出笑容的想法。

 绫子还在仔细地为他搔着脚趾。沼田闭上眼睛沉浸在快中。陶醉感笼罩着他的全身。一串脚步声走了进来。

 “噢,是你呢真纪子。”沼田仰身坐起,进来的是沼田的老婆,绫子也是从沼田的称呼里知道他老婆叫真纪子的。

 真纪子坐在沙发上,端起沼田为她斟的白兰地送到嘴里。

 真纪子用冷冷的目光盯着绫子,她一声不吭地伸出一只脚放在绫子的右肩上。

 过了一会儿,她又把绫子招到自己的膝盖边。“过来!到这边来!”她招手绫子的口气不容置疑。

 “是,真纪子小姐。”绫子赶紧移到她的膝边,跪了下来。真纪子“啪”地一个耳光打在绫子的脸上。“你装什么斯文!”她的叫骂有些歇斯底里。

 沼田站起身来走到了阳台上。

 背后传来绫子凄厉的哭喊声。他知道真纪子仇视绫子。绫子的身材比她高,虽然容貌上两人相差无几,但绫子的肢体更为匀称,浑身的线条就像造物主赐予的珍品。她在男人的待中表现的顺从,使人更加如痴如狂。这刺了真纪子的神经,一种隐隐的失意感使她疯狂地仇视绫子。

 沼田看着大海,喝光了杯中的白兰地,这才踱回了房间。

 真纪子剥光了绫子的衣裙,用一枝藤条死命地打着绫子的部和大腿。每打一下,绫子的嘴里就发出一声痛苦的呻,身子也随着藤条的起落上下起伏。

 只这一刻工夫,她的腿上已是紫痕叠,渗出了血水。

 看到真纪子破坏了绫子身体的美感,沼田不由皱起了眉头。但他只是默默地看着,并不阻止真纪子的癫狂。

 真纪子看到沼田皱眉的表情,似乎更刺了她的野。她嗷地叫了一声,起墙边的一细长的铁器。猛力地向绫子的下身戳去。绫子痛的大叫一声晕倒在地上,一股殷红的血顺着大腿到了地毯上。

 真纪子要折磨绫子。只有死命的折磨绫子才能发她心中的嫉妒和仇恨。绫子迟早是要被杀掉的,要么抛尸海底,要么是葬身荒林。但是现在,真纪子容忍不了绫子身上的妖的魅力。疯狂的仇恨似乎像灼热的烈焰,在焚烧着她的神经。

 她要彻底地折磨绫子。绫子躺在地毯上,飘向遥远的意识又逐渐回到身上,慢慢地她睁开了眼睛。

 她的目光是呆滞的,既没有仇恨,也没有希望,她知道自己只能忍受。倒不是说容忍能带来生机,只是能略微减少一些痛苦。眼前的真纪子完全是个野兽,是完全失去人的野兽。在某种意义上来说,绫子觉得她比沼田更可怕。

 呵,地狱!我为什么落到这活地狱中呢?她的大脑朦胧了…窗外已是夜幕深沉。绫子在伺奉着沼田和真纪子。这是一间面临大海的浴室。

 靠海的一面嵌着巨大的玻璃。沼田和真纪子同时泡在浴池里,绫子仔细为真纪子擦洗着身子。真纪子动也不动,任她擦洗着全身的每个部分。

 “不管你多么殷勤,也会杀了你的!”

 “是的,太太。”绫子纳纳地回答着。她不敢不回答,否则又要遭毒打。

 绫子已经做好了死的准备,她知道自己逃不出他们的魔爪。要是现在警察找到了这里或许还有一线希望。但根本没有这样的可能,她必死无疑了。她怀念着丈夫,在丈夫身边的时候她总是感觉不满意,现在遭遇了地狱般的境地,她觉得自己以前真是太不知好歹了。

 现在她只能祈望一死了之,但是死的时间拖得越长,对她的折磨也就越深,她担心自己承受不了。白昼间她还能得住,真纪子打她也好,沼田和他的同伙污她也好,但这毕竟是体上的折磨,她忍受得住。

 到了夜里,他们把她的手脚捆得紧紧地关进了地下室仓库,全身动弹不得,完全不能入睡。只要一闭上眼睛,各种往事伴着噩梦就会将她惊醒。醒来以后,等待她的是比噩梦还残酷的现实。  M.PinGgXs.COm
上章 少妇的陷落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