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少妇的陷落 下章
第02章
 丰腴,风姿绰约。

 “不要急着找死!”那人的眼睛一动不动地盯着绫子直房。

 “是。”绫子依然紧闭双眸点了点头。

 “我全部都听你的。我的身体也奉献给你。只是求你不要杀我。”“好吧。我现在已经开始考虑你的表现了,你就把你们夫两口子是怎么在配的,详细给我说一下!”

 “是。我都告诉你。”绫子已经完全被面前的这个男人或她现在的处境震慑住了。

 “你们夫一般都用哪些姿势啊?”男人问。

 “有时我丈夫用两手把我的‮腿双‬握住、张得大大地我的,有时把我的‮腿双‬架到肩上我,有时整个人在我身上手手、腿腿地,有时把我的一条腿举得高高的从侧面,有时在板凳上坐着,有时在卫生间里站着,反正是不停地变化着,每次都有不同的花样,一次中还得用几种花样,我们两口子都觉得这样过生活才新鲜、才有趣、才快活。”绫子用一种声音不大,却可以让对面的男人能够听见的语音说着。

 “噢,看来你与你丈夫的姿势有许多花样嘛,远不是那种骑上去就,两分钟就完的事儿呀。”

 “二、三分钟?时间太短了,还没出味儿呢。…其实的花样还不止这么多,我老公对男女爱这样的事情注重得很,对夫之间的生活也很上心,时不时地还会琢磨着玩出些新花样。…有些花样儿简直难以启齿。…今天,我既然已经落到了这样的地步,索都说出来吧,否则我都还怕在人前抬不起头而不敢说呢。”

 “绫子,哪你现在就快一丝不苟地告诉我吧,我会因此考虑是不是应该不杀你的。”

 “…我说了,你可就要放我啊,否则我就太冤屈了。我才刚刚30岁呀…我丈夫在得很,我常叫他氓,而他却说他只对我耍氓。他除了时爱用些不同的姿势外,还会耍些别的花样,每次出差总给我带些感的内衣回来。这些衣服太相了,我都不敢穿出来,总是临睡前才敢换上,一会儿又让丈夫给了。

 我总说这些花俏的东西不值。可我丈夫偏说值,他说:男人买漂亮内衣就是为了让老婆来穿的,而女人穿漂亮内衣就是为了让老公去的。有一次我丈夫送了我件礼物,包装得很精致,我拆开一看,吃了一惊,你想是什么?

 原来是一条又又大的假茎儿,电动的,假茎旁边还有一只伸着舌头的小狗狗。

 老公见我呆住了,过来一按电门,整个假茎就活了,头会扭,中间那段带着小颗粒,还会旋转,小狗狗的舌头高速抖动,再一按电门,一股温水从头上的马眼里了出来,还得很远呢,一直到了对面的墙上。我羞得一把把假茎扔回给了丈夫。

 当天晚上,我们就试了那个假茎,开始我不肯。可丈夫说夫间怎么玩都不过分,我也就认了。我丈夫象平常一样玩了我的子后,分开,慢慢地把假入我的里,进去后小狗狗的舌头刚好抵住我的心。

 丈夫一按电门,我就知道了,敢情比挨丈夫的真东西还舒服,扭动的头不停地扒拉我的子,中间有小颗粒的地方哧拉拉地转,磨得我的道热辣辣、酸叽叽的,特别是小狗狗那颤动的舌头得我颤,只一会儿,我就达到高死过去了。

 那天晚上我死了五次,累得我第二天上班直打瞌睡。打那以后,我丈夫时不时地弄些玩具回来,什么跳蛋啊滚珠啊的,都很好使。他还买过一副铐子,有手铐和脚铐,把我的手脚分铐在四条腿上,再垫上股垫,死命地我,跟强似的,得我死去活来,连连讨饶。有时丈夫还把黄瓜啊酒瓶什么的进我的里玩,或者用鸭嘴巴(医院妇产科用的窥器)把我的张得大大的,再把手电伸进去照着玩。

 对了,我家还有个能绑在身上的假茎,我丈夫常常把它绑在身上,就象长了两个儿,他让我躺好,把一个进我的里,另一个眼里,说实话,我闭着眼,觉着就像是两个男人一起在我。

 有时老公心血来我的嘴巴,他先用假我的,让我死几次,然后就老实不客气地骑到我头上,或者舒服地在上,叫我用嘴去‮弄套‬他的儿,弄啊弄的,他的水就出来了,有时对着,有时对着,有时干脆就在我嘴里。

 开始我不让他在嘴里,当觉着他的儿变得又又硬,估摸着快要了时就想把儿吐出来,他不干了,双手紧扯着我的头发,把我的头狠命地按在他的儿上拼命动,一股股的水就全部进我的嘴里,还不让吐,非得让咽下去不可,我也就顺着他了。”

 “…绫子,你们夫之间这么和谐,你丈夫一定很爱你喽?”“不瞒你说,我们可真是一对恩爱夫呢。…所以求求你一定不要杀我啊!”绫子的乞求又带出哭腔儿。

 绫子讲话时一直闭着眼睛。那人的目光始终没有离开绫子的房。随着绫子讲话时的气息,房不时微微的晃动。绫子的上身太美了。洁白细的皮肤宛若凝脂,放出近乎透明的光泽。一缕秀发顺着前额斜斜地垂下,恰到好处地描衬了她那娇美的脸庞。眼梢儿略略有点斜吊,倒也浮着女人特有的妩媚。只是嘴干裂,脸上毫无血。  m.PinGgxs.COm
上章 少妇的陷落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