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破碎的命运 下章
第23章
 清晨的阳光透过落地窗照进杂乱的客厅。

 沙发前的玻璃茶几化作一堆碎片,地上随意的丢弃着一个急救箱,绷带、碘酒 、脂棉等散落在地板上。

 陆小安静静的躺在沙发上。

 引擎的轰鸣声由远至近,别墅的大门被用力的打开,一个高挑的身影出现在门 口。

 她迈着步子走进客厅,陆战靴的鞋底和地板接触发出响亮的脚步声。走到沙发 前,她愣了一下。

 陆小安安静的仰躺在沙发上,沙发的靠背顶端着一把乌黑的匕首,刀身如牛 角一边弯曲。

 陆小安身体微动,伸了个懒,他的动作刺得她身子一震发抖,呼吸也轻了 。

 但是陆小安却并没有如她预料的一般醒来,而是犯了个身,将脸冲向沙发靠背 ,将自己的脖子,后背,所有的要害部位都暴在她的面前。

 她的呼吸急促了,她缓步上前,从沙发的靠背上轻轻拔下了匕首,冷眼的看着 沙发上的陆小安。

 时间仿佛静止了,一切都悄无声息,两个人没有一个人再有一丝动作。

 “对敌之时,偷袭为上。”陆小安的声音出现在林诺脑海中的时候,林诺的身 子一震,手中的匕首几乎掉在地上,她惊慌失措的查看陆小安,却发现陆小安从没 有张口。

 “颈动脉、心脏、脾脏、肺叶。在使用匕首的时候这些位置都是首选,即使不 能立刻使目标死亡,伤口也会造成大出血,最大机会的降低抢救的可能。”

 林诺像一只猫般轻轻的靠近沙发。

 “脚步要轻,呼吸要轻柔,刀要稳,手要快。”

 林诺的握紧了手中的匕首,对准了那毫无防备的脖颈,手中的匕首依然蓄势待 发!

 “精神集中,却掉所有的杂念,只为了这一刀,其余的都等到之后再说。”

 破旧的铁门伴随着刺痛耳膜的尖锐摩擦声缓慢的开启,老鬼大步流星的走了进 来。

 脏的室内,张杰被一麻绳捆着他的双手将他吊了起来,赤的身体上满是 伤痕。

 “怎么样?”老鬼看了一眼室内几个正在一边歇气的男人问。

 “别提了,死鸭子嘴硬。”为首的一个喝了口水,答道:“还他妈是个被狂 ,我们用鞭子他,居然还他妈起了,恶心死我了。”

 老鬼皱了皱眉,有点意外。

 “醒醒!”他飞起一脚,踢在张杰身上,张杰闷哼一声,身体如同秋千一般去。

 “是条汉子啊!”老鬼点上一支烟问:“『公司总经理』是谁?”

 “啊?我哪知道?”张杰费劲的张开双眼一副傻了吧唧的样子回答。

 换来的是老鬼更加凶猛的一脚。

 “成,真是条汉子,小小年纪可惜了。”

 老鬼从出一把匕首,在他股的皮肤上一划,切开了一条口子,刀尖里抠挖了起来。

 “我你大爷,想爆我‮花菊‬,你他妈准头也太次了吧。”

 张杰疼得直哼哼,拼命扭动这身体大骂,但是当他看到老鬼刀尖上挑着的那个 黄豆粒大小的金属圆柱体的时候,他的脸色立马变得难看了。

 “既然不愿意当鱼,那你他妈就当鱼粪吧,鱼饵我就先收下了。”

 老鬼开心的笑着,出手如电,匕首的刀柄打在张杰的脑袋上,张杰一声不响的 低下了头。

 “把他放下来,简单治治伤,别弄死了,过两天我有用。”老鬼吩咐道。

 温热的溅在林诺的脸颊上淌下来,挂在边,上去微咸。

 必杀的一击在最后一刻改变了轨道,刺进了陆小安的肩膀。

 林诺脸上的表情扭曲了,崩溃了,她双手抱头瘫软在了地上,嘴里喃喃着。

 “之后…之后…我之后该…该干什么?”

 沙发上的陆小安轻轻的起身,他只是静静的看着面前无助的林诺。

 “下手怎么歪了?”

 “我…我不知道。”

 “…”陆小安深一口气,脸上无数的表情一闪而过,有哀伤、有遗憾、有惋惜,最 后缓缓的恢复平静。

 他没有理会肩头的伤口,只是随手从地上捡起一卷纱布按在了伤口上。

 “去洗澡吧。”

 “…”“怎么?”

 “我…我一直都是以杀了你为目标的。”林诺的小脸惨白,眉头紧锁,两行 清泪挂在脸蛋上“我也一直都按你说的做…可是…可是…”

 “可是什么?”

 “可是…我杀了你之后…我该怎么办?”林诺一脸的迷茫伸手抓着陆小安 的衣襟大声的问:“你告诉我啊!我该怎么办?我该做什么?”

 陆小安轻轻的闭上眼,这个比自己还年长一 岁的女孩仿佛又回到了刚被自己 摧残凌辱之后的样子,无助而绝望。

 “会告诉你的,先去洗澡吧。”

 陆小安抬起手,想拍拍林诺的头,却发现林诺比自己高,只得拍了拍她的脸颊 。

 林诺用力的做了几个深呼吸,擦掉了脸上的泪水,向浴室走去。

 当老鬼一脚踹开别墅大门的时候,林诺正在陆小安的指导下,笨拙的合着他 肩头的刀伤。

 看到老鬼进门,林诺的手不可抑制的颤抖,整个人都快缩到陆小安的身后,陆 小安拍了拍林诺的手,让她定了定神,对老鬼说道:“发现那个倒霉蛋的尸体了? ”

 老鬼走进客厅,看见林诺的时候明显一愣,他之前离开的时候,已经吩咐过外 面的守卫不准陆小安离开,而没有想过林诺居然能够凭借自己再次找回这个公寓, 而且,对于林诺为何没有逃走,而是选择回到这里,老鬼十分的疑惑。

 “你究竟在他妈想什么?”老鬼没有接过陆小安的话茬,往沙发上一坐问。

 “我磨好的刀,你给拿走了,拿给别人用,结果那个傻蛋不会用,被刀子捅死 了,你现在来怪罪我?”

 陆小安一副滑天下之大稽的表情,示意林诺继续合自己肩膀上的伤口。

 林诺的鼻尖已经渗出了一层细密汗珠,显然这种双重压力对她来说十分的难以 承受。

 老鬼笑了,嘴角无声的向上裂开,诡异的笑了。

 相对于陆小安的无动于衷,林诺在看到那笑容的一瞬间,身子一抖,手上的针 一不留神就扎进了陆小安的里。

 陆小安拍了拍她的手把针拔了出来,让她重新开始。

 林诺颤巍巍的接过针,却听见老鬼的一句话在耳边炸雷一般响起。

 “可我没想到你磨的,是一把自尽用的刀。”

 陆小安和老鬼就那么静静的坐着,两人目光对视着。

 林诺的身体剧烈的颤抖,她几乎拿不住手中的针,双目圆瞪,死死的盯着陆小 安,牙齿咬得格格作响。

 “别他妈再给老子惹事了,今天这事还没完,等着挨刀子吧。”

 老鬼冷笑一声从沙发上跳了起来,大步出了门。

 “你…”林诺斟酌着措辞,但是手却没停,笨拙的着最后一针。

 “作为一把刀,你要关心的是怎么杀人,而不是杀的人是谁,或者为什么杀人 ,否则你永远活不安宁。这是我的经验。”陆小安的眼睛变得离,仿佛再说这和 自己根本不相关的故事。

 “你…是个傻瓜。”林诺低声喃喃着。

 “张杰已经失踪两天了。”赵刚的声音十分的焦急,在地下室来回的走来走去 ,事情不能再这么下去了,否则“公司”的力量会在还没有开始使用的时候就被耗 尽。

 “急什么?”爱丽丝的声音依旧懒洋洋的。

 “不过是换了一个惑力大点的饵而已。”

 “饵?张杰是你学生中最好的吧?把他当饵?”

 “为了我妹妹…”爱丽丝的嗓音再次低沉了下来:“我他妈随时可以把你当 成饵抛出去,所以你趁我还没发火之前就他妈给我滚出去!”

 看着赵刚灰溜溜的离去,爱丽丝知道,自己差不多该进行下一步了。

 两天的时间稍纵即逝,陆小安一直在忙于养伤,而林诺则又恢复了过去的训练 ,只是这次完全是林诺的自觉,而陆小安则一直在思考着什么,时不时的在笔记本 上写写画画。

 终于,老鬼再次找上了门。

 和老鬼一起来的,还有被两个大汉架着的张杰。

 “毕竟搞出了人命,我不可能当没发生过。”老鬼一本正经的说,满是刀疤的 脸上非常的严肃。

 “怎么解决你就说吧。”陆小安坐在沙发上没有起身,他要保存体力,现在的 他每一分力气都格外珍贵。

 林诺小鸟依人般的贴在陆小安身边,静静的不发一言。

 今天的林诺换上了一身不同以往的装束,米的棉质背心换成了一件天蓝色的 小吊带,吊带外套着一件深红色的帆布夹克,下身穿着一条米短裙,修长的‮腿双‬ 上套着带着花纹的黑色丝袜,脚上登着一双棕色的矮跟短靴。

 如此的穿着配上林诺青春无敌的脸庞、傲人的身材,一种倾心人的气息扑面 而来。

 一本薄薄的笔记本被林诺小心的抱在前,看她紧张的神情,仿佛那里面写满 了她的命运。

 “我抓的鱼,不过不愿意张嘴。”老鬼指了指身后被人架着的张杰“处理掉 他,或者被处理掉。你自己选吧。”

 老鬼打了个响指,两个男人松开了手,张杰踉跄着走了两步,手扶着膝盖息 着,身体上的伤痕和剧痛让他直不起,从身体状况上看,他和陆小安一样糟糕。

 “赢了他,你就自由了。”老鬼说着将一把匕首扔在了张杰面前的地上。

 张杰抬头看了老鬼一眼,他现在没得选择,只好低头捡起了地上的匕首。他摇 晃着站起身,看到沙发上靠在一起的男女的时候,满是血污的脸动了动:“我要是 赢了,我还要这个女人。”

 “可以。”陆小安缓缓的站起身回答道。

 一旁的林诺依旧安然的坐在沙发上,仿佛谈论的是别人的命运,因为在她心里 ,陆小安,是个不会输给别人的家伙,是盲目的自信,还是长时间接受了陆小安训 练折磨造成的敬畏?总之,林诺心底对陆小安有着一种坚定地相信。

 林诺轻轻的起裙摆,从绑在大腿部的刀鞘里出匕首,递给陆小安。

 “嗯——”

 陆小安接过那柄乌黑的牛角匕首,舒服的伸了个懒,活动了一下脖子,缓缓 的摆开了格斗的架势。却不想张杰看到那把匕首之后的脸色骤然狰狞了起来。

 “那把匕首…”

 “你倒是识货的啊。”

 陆小安和张杰缓慢的移动着步子,保持着微妙的距离,兜着圈子。

 “我他妈问你匕首是怎么来的!”

 “这可是比三国演义还要长的故事了,不过简单点说,就是…”陆小安嘴里 说着话,吸引着对方的注意力,手上的匕首就向张杰的喉咙挥去,一道黑色的残影 ,刀锋已到近前。

 靠对话来吸引对方的注意力,张杰早就知道陆小安罗里吧嗦的其中有诈,脚步 一点,身子向后一仰,避过刀锋,没握刀的一只手臂挡住陆小安握刀的右手的手腕 ,另一只手中的闪着寒光的匕首向着陆小安的腋下刺来。

 陆小安手腕急转,手中牛角匕首发出让人牙酸的声音挂上了张杰的匕首,挥拳 猛击张杰的手肘腋下,张杰回身抵挡。

 两人一出手都尽了全力,手中的匕首上下挥舞,目标无不是对方的喉咙、心脏 、腋下以及大腿动脉,手臂经脉,双手抢攻对方的上臂关节,速度快得林诺一阵眩 晕,暗暗心惊,换做自己,只怕是五秒都撑不住,就被放干血,戳成马蜂窝了吧!

 老鬼迈着方步一股坐到了沙发上,吓得林诺忙缩到了一边。

 老鬼鼻子里哼了一声,也不理林诺,目光追逐着陆小安和张杰的身影。

 陆小安和张杰两人一手也十分的惊讶,两人的行为模式,出招的刁钻程度居 然基本相同,让人有一种和你自己手的错觉,每次自己刚一出手,对方就已经预 知般的察觉到了这次攻击。

 本想速战速决的两人不得不重新考虑接下来的计划。

 短短不到半分钟的锋,两人的身上都有了七八道新添的伤痕。

 两人都退了半步,手中的匕首和另外一只手不断地替,做着各种掩护和假动 作,使对方首先出破绽或者率先进攻。

 陆小安手中匕首自外而内刚刚作出一个要切割的动作,面前的张杰几乎在同时 有了一个防守的准备,并且另一只手也瞄向了陆小安的要害。

 如此一来,两人都不敢贸然出手,都在虚虚实实的比划着,追寻着稍纵即逝的 机会,瞬间出手,短暂的锋后,再次恢复这种状态。

 这种极度耗费精神的博弈是精神力的对抗,谁先分神,谁的反应先跟不上,谁 就会被立刻秒杀出局。

 “刚才说到哪了?”陆小安手中的动作一点都没变慢,念叨着“噢噢噢,对 了,我的匕首,我的匕首嘛,是从…”

 他本是想打对手的节奏,才开始顺口胡嘞,谁知张杰根本不买账,几乎是在 陆小安动手的同时强攻出手。

 陆小安才架开张杰直刺而来的匕首,小腹上就挨了重重的一拳,陆小安被打得 身子一缩,就发现张杰的膝盖冲着自己的面门撞了过来。

 陆小安身子向边上一闪,躲过张杰的膝撞,搂住他的小腿脚下一绊就将张杰摔 倒在地,手中匕首直刺张杰大腿内侧动脉。

 张杰情急之下一脚踢在陆小安肩头,陆小安手中匕首改变路线,在他的腿肚子 上留下一道深深的刀口后,向后栽倒,并立刻爬了起来。

 两个人重的息着,张杰拖着一条血的腿暗暗心惊,真他妈万幸,就差点 一点就变成泉了。

 陆小安在那一脚踢到自己肩头的时候心里就知道坏了,因为那里有着一处林诺 造成的旧伤,那火辣辣的疼痛和润的触感告诉陆小安,伤口已经裂开了,并且出 血量还尤为可观,好在自己穿着黑色的作战服,但愿对手一时半会还发现不了。

 陆小安自问是个愚钝的人,别人花一天时间设计的计划,他需要三到五天才能 设计出来,别人一天能练出来技术,他需要近一周才能熟练,但他始终相信,勤能 补拙。

 所以,他的训练量一直都是老鬼学生中最大的,他用来谋划的时间也是最长的 。

 而他知道,今天的对手绝不简单,任何的松懈都会让自己血溅当场。

 张杰在爱丽丝的学生中也是个中翘楚,从来没有碰到过对手,今天和陆小安一 照面就被狠狠的上了一课,手快五分钟了,都没能给陆小安造成什么严重的伤势 ,反倒是自己的小腿上挨了狠狠的一刀。

 他再次试探着上前,开始新一轮的攻击,对方也开始灵活的闪避,那把乌黑的 匕首刁钻的发动者反击,但是…哦?张杰的眉毛动了动,为了验证自己的想法, 他的攻击开始集中在陆小安左侧的肩头。

 陆小安小心的格挡着对手的进攻,趁着空隙发动反击。

 果然,他肩膀上有伤。

 张杰的嘴边挂上了一抹冷笑,自己受伤的腿已经开始有点发麻,看来失血有点 多,时间不多了。

 陆小安也已经察觉到了了张杰的企图,看来,这场争斗,快进入尾声了。

 两人几乎在同时放松了双手,开始活动起关节,做着深呼吸。

 看着两人同时解除了架势,林诺心中一股莫名的不安开始蔓延。

 “难道…”

 “哦?你果然比那个笨蛋聪明得多,难怪他会看上你。”老鬼看着两人头也不 回的说:“快结束了。”

 “那么想知道就告诉你吧,这匕首,是从一个女人那得来的。”陆小安重新摆 好了架势说,吊胃口不管用,那这么说怎么样?

 “她是你的姘头?真看不出来。”

 如预料一样,张杰的牙齿咬得格格作响,一丝怒容爬上了他的脸庞。

 对啊,对啊,生气吧,然后给我失控吧。

 但怒气在张杰的脸上一闪而过之后,却慢慢变成了笑容:“嘿嘿,总算找到你 了。”

 哎呀哎呀,他好像误会了什么,不过…正好。

 “哦哦,不好意思,叫你戴绿帽子了。”

 陆小安嘴上说着,手里的匕首斜挥而出,直奔张杰的颈动脉。

 张杰立刻挥刀封挡。

 新的一轮抢攻比之前速度更快,下手也更加凌厉凶狠。

 看得林诺不停的倒着冷气。

 “这就吓到了?那等一下…”老鬼话没说完,场上的形势已经发生变化。

 张杰的伤腿好像终于到了极限,一次强攻前刺的时候终于无法支撑身体,摔倒 在地上。

 机会,陆小安趁机抢攻,却没看到张杰嘴边的一抹冷笑。

 他敏捷的闪开了陆小安的刀锋手中的匕首直刺向陆小安的肩头。

 闪开?这么近的距离来不及了,做好被刺中的准备,陆小安手中刀锋一转回拉 之时瞄准了张杰的脖子。

 切,张杰扭动身体,尽力躲闪着,刀锋没有切中他的脖子,却还是在他的脸上 留下深深的伤口,而为了躲闪陆小安的刀锋,张杰的匕首也偏离了轨道,没能结实 的扎进陆小安的肩膀,却在上臂划出了一道深可见骨的伤口。

 此时张杰的后背已经接触到了地板,人半躺着,向着准备凑上来的陆小安的脸 猛地挥出了拳头。却被陆小安扭住关节穿着军靴的脚大力的踩住了手腕。

 张杰握着匕首的另一只手直奔陆小安踩着踩在自己手腕上的脚的膝下切去。

 牛角形的刀锋像一个钩子般牢牢的挂住了张杰的匕首。

 一记记的重拳狂风骤雨的打在张杰的脸上,张杰被打得七荤八素,但身体却本 能的一踩地板,借着反作用力高高的跃起,‮腿双‬钩住了陆小安的脖子,将他掀了下 去。

 陆小安一下子被甩出很远,张杰从地上爬起,刚想追击,就脚下一软,他的脚 踝后侧被切割出了数道深口,鲜血正不停的涌出,妈的,什么时候?就在我勾住他 脖子的那几秒?

 陆小安此刻也不好受,这一下子撞得极狠,脑袋嗡嗡作响,而自己的小腹上更 是深深的着一柄匕首。

 两个人都想爬起来,他们都明白,对方已经是强弩之末了,想追击只能靠现在 ,但是自己的身体却都开始不听使唤,几次想爬起来,都只能颓然的跌倒在地上。

 “妈的,你真他妈难搞啊。”陆小安坐在地上,上半身靠在墙上重的息着 ,大量的失血已经让他的意识开始不那么清晰,身体的力量也逐渐丧失。

 “来啊,爬过来咬死我。”张杰倒在不远的地上,叫着。

 “有种你爬过来啊,绿帽公。”

 两个人都想爬起来,却都使不上力,尴尬的平局局面形成了。

 看来自己死定了,张杰在心里给自己的命运写上了最后的审判,他躺在地上大 口的着气。

 陆小安却依旧一脸的平静,他将目光望向老鬼,说:“怎么办?”

 “妈的,你们两个废物,老子真他妈想把你们俩都崩了。”老鬼哼了一声说道 。

 “那…我有个提议。”陆小安的将目光缓缓的移到了林诺的身上:“你来选 吧,杀了我,还是杀了他,杀了我,你和他将获得自由,杀了他,你将留下来继续 在我身边受罪,选一个吧。”

 看着嘴角上咧,如南瓜灯般诡异微笑的陆小安,林诺深深的了一口气,她低 下头看了看自己抱在怀里的笔记本,慢慢的站起了身。

 看着林诺的表情,老鬼笑了,因为他知道,有趣的戏码开场了。  m.pINgGxS.coM
上章 破碎的命运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