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破碎的命运 下章
第07章
 第二天一早,胡菲准时上了老男人的小货车。

 小货车开了大概一个小时。来到一座地处偏僻的别墅。

 “不想老子把手刹的握柄进你眼里,就给老子跟上了。”

 胡菲和老男人进入了别墅,来到地下室。

 在那里,一个和胡菲差不多大的女孩被绑在凳子上,衣衫褴褛,精神萎靡,显然连续遭受了数天的待,而胡菲则一眼就认出了她——林诺。她被绑走之前两天,自己才挤走了小张,进入林家,却也几乎没见过面,但胡菲还是牢牢的将这位大小姐的长相印在了脑子里。

 在林诺看到韩洁被抬进来的一刹那,她激动的挣扎,被住的嘴巴不停的发出呜呜声,眼泪顺着脸颊不停的下。

 “闭嘴。”一旁的一个同样穿着黑色作战服的男孩嗓音低沉,他轻轻的一句就让林诺不敢再说话,浑身颤抖,只得闭上眼睛默默地流泪。

 胡菲把韩洁放在地下室另外一边的椅子上绑好,将目光在室内扫视一圈,最终落在了老男人身上。

 老男人带着兴奋的笑,好像在观看自己刚刚完成的最精美的工艺品。

 “帮我安葬她。”男孩对老男人说。

 “可以,我马上叫人去办,之后会把地点告诉你。”

 在胡菲印象中老男人第一次这么一本正经。

 接着老男人再次出了开心的笑“那么,下一场‮试考‬开始!还是老规矩,这回用刀。”

 什么?胡菲一愣,自己才刚刚把韩洁弄回来,就要开始下一场?

 但是她没有时间考虑了,因为老鬼手中拿出两把匕首,同时抛给两人。

 胡菲目光盯着扔过来的匕首,伸手就准备去接,却发现自己的小腹上猛然挨了一脚,她被踢跌出很远,瘫坐在地,不停地咳嗽。

 原来那个男孩并没有接自己的刀,而是在第一时间冲过来踢开自己,接过了老男人扔给自己的刀子。

 在男孩用刀子切开胡菲喉咙的时候,地下室的铁门才在轰鸣声中关上。

 陈德海的地下室里,陈德海的手指激动得在韩洁身上来回的摸索着,十几年了,这个女人终于再次落在了自己的手里。

 韩姐今年已经三十八 岁了,换做别的女人,只怕是要么身材走样,要么脸上已生出了皱纹,但十几年来的养尊处优,尽心保养,却让韩姐区别于其他女人,精致的脸孔如同二十几 岁女孩的皮肤一般白皙光滑,透了的人身材满是浓浓的惑。

 随着药效的减弱,韩洁醒了过来,也一眼就看见自己面前赤身体坐着的男人。

 “你…你想干什么?”韩洁挣扎着起身,却使不上一点力气。

 “咱们又见面了,韩洁。”陈德海笑的格外开心:“一别十几年,我当然是想干你了。”

 陈德海走上前,大手隔着衣服直接捏着韩洁硕大的房:“生了孩子就是不一样啊,子又大了一圈。”

 “你…你到底是谁?”韩洁扭动着身体挣扎着。

 “你可真是贵人多忘事啊,每天忙着被林国锋的大,哪还有心思记得我们这些旧人啊。”陈德海一把退下了韩洁病号服的子,用力的捏着她小巧内下浑圆的部。拉扯着她间浓密的

 “你…你是陈德海?”相同的痛苦的感觉让韩洁认出了面前的男人。

 “你还真是个货啊,记得你结婚的前一天,我干你的时候,也是这么拽你的来着。”陈德海开心的笑了,出一口整齐的牙齿,他解气似的撤掉几韩洁的放在韩洁的脸上。

 “你快放了我,不然,林国锋不会放过你的!”

 “放了你?你结婚前一天我就了你,做了你第一个男人,林国锋也没把我怎么样啊?”

 韩洁又羞又气,想到就是面前的男人在自己结婚的前一天强暴了自己,而自己为了嫁进豪门,却不敢报警,结婚当晚,林国锋发现自己不是‮女处‬而对自己的百般羞辱,她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屈辱。

 早在上中学的时候,韩洁和陈德海就是同学,那时候韩洁长得漂亮,发育得也早,身边追求的人没有一百也有八十,是出了名的校花。

 韩洁的眼光自然非常的高,她小小年纪就早有计划,一定要嫁进豪门,成为有钱人的太太,自然对身边的追求者不削一顾,陈德海那时候是班上的好学生,也十分的恋韩洁,在朋友的鼓动下,陈德海向韩洁表白了,但换来的,是在拒绝之后无止尽的羞辱。

 韩洁似乎将这当做抬高自己身价,打响知名度的手段,可这个手段确着实伤害了年纪轻轻的陈德海。

 几年之后,韩洁如愿的傍上了林国锋,一个月就准备闪电结婚。

 而陈德海在韩洁的连番羞辱下发挥失常,没有考上高中,十分的颓废,得到这个消息的陈德海瞅准了机会,终于在韩洁前一天强暴了一人在家的韩洁。

 令陈德海欣喜的是,韩洁竟然还是‮女处‬。他一边疯狂的干着韩洁,一边拔着她的,十分的兴奋,在大力的下,陈德海兴奋的将进了韩洁的身体。

 情过后,陈德海十分的害怕,提起子就跑了。但是韩洁并未报警,因为她很清楚,这件事一旦闹开,自己嫁入豪门的事,也就完蛋了。

 过了这么多年,韩洁以为一切都已经过去了,谁知她的噩梦还没结束。

 陈德海很清楚,虽然自己是韩洁的第一个男人,但是韩洁从未瞧得起自己,就像韩洁结婚前自己强暴她时一样,她没有发出一声呻

 “说,想不想我干你?”

 韩洁咬紧了牙关默不作声,昂起了头不去看陈德海青筋毕茎。

 陈德海不怒反笑,拍了拍韩洁的脸蛋:“有意思,不是这样的话,就不好玩了,我有整整一夜的时间来慢慢玩你。”

 陈德海爱不释手的玩着韩洁的房,肥腻的在陈德海的指间满溢而出,掌心不断磨擦着那深红色的头。韩洁只感觉到陈德海的手掌像一张砂纸一样不断的打磨着她的房,随着每次摩擦她都感觉到一阵阵的刺痛,可是长久未曾慰藉的身体竟然在这阵阵的刺痛中感觉到一丝丝如电般的刺

 “从你怀孕开始,林国锋就开始和你分居睡了吧?”陈德海感受着掌心逐渐发硬的头,继续羞辱着韩洁:“十几年的时间,你居然能过来,说,找了几个情人啊?”

 “我…我才…不用找…找…”韩洁满脸通红,在这十几年里她自然也有不住想要的时候,确实曾经有过想找个情人的想法。韩洁都是强下心头的火,或者干脆自己用手解决。

 “十几年没被人干过了?”

 陈德海坐在韩洁分开的两腿间,用散发着阵阵异味的大脚的脚趾夹住韩洁的头,来回的拉扯,用脚掌用力的踩着韩洁的房,一双大手分开韩洁浓重的抚上了她两腿间深的花瓣。

 “住…住手…好疼…”

 韩洁的房被大力的踩踏疼得厉害,正在求饶,就感觉到下体传来一阵火辣辣的刺痛,陈德海的一只手指已经进了韩洁的道,并且不停的在抠挖这道内的

 “饶了我吧,你想要多少钱我都给你,求求你饶了我吧。”养尊处优半辈子的韩洁哪受得了这样的折磨,痛苦着求饶,泪水不停的出。

 “老子才不要你卖得来的钱。”陈德海冷哼一声,第二个手指进了韩洁的身体。

 “你…你怎么能这么…”韩洁气愤的辩解,但身体内肆的两手指和前的一双大脚让她完全组织不出语句。

 “老子说的不对?你不就是为了钱嫁给林国锋的?这和卖有什么分别,别跟我说什么你是因为什么纯洁的爱情,顶多就是不只卖,还把整个人都卖了而已。”陈德海的一只大脚踩到了韩洁的脸上,传来的阵阵异味让韩洁几乎不能呼吸:“说起来你应该感谢老子,要不是老子下手快,把你女儿绑出来了,你女儿早就叫林国锋给干了。”

 “你…你说谎!”

 “有什么好骗你的。”陈德海把脚趾头捅进了韩洁的嘴里,笑道:“你那个养女在十二 岁的时候就叫林国锋干过了,一直干到她和未婚夫住在一起,怕被发现才断了关系的。别说你就没察觉。”

 “唔唔…唔唔唔唔…唔…”韩洁虽然想反驳,但是嘴巴被陈德海的脚趾满了,完全说不出话来。

 “给老子好好的。”陈德海突然捏住韩洁的蒂厉声说道:“敢咬老子的话,老子就叫人把你女儿烂了再装到箱子里送到电视台去!”

 韩洁只得认命了似的着陈德海的脚掌。

 “嘻嘻嘻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哈。”陈德海爆发出不可抑制的狂笑:

 “好,好,给老子乖乖的,明天天一亮就让你去见你女儿。”

 陈德海一把扛起韩洁肥的大腿扛在肩上,进入了韩洁的身体,毫无技巧的大力着。

 韩洁的身体因为下身的阵阵刺痛紧咬着牙关,两手紧紧的抓着单。

 “很生气吧,很伤心吧,无助吧?”陈德海气吁吁的运动着,在韩洁的耳边说:“我只是让你体验下你没有感受过的感情。”

 “…你…你这个…恶魔…”韩洁承受着陈德海的撞击,声音一顿一顿的。

 “多谢夸奖,是你把我变成这样的哦。”

 陈德海着韩洁的耳垂,韩洁身子一缩:“你…你跟我有什么关系。”

 “是啊,把我的情书投稿给校报闹得我差点被退学啊。找小混混在校门口痛殴我啊。在学校检查学生用品的时候偷偷在我的书包里放避孕套啊什么的。”陈德海缅怀着自己的中 学 生活:“你还真是个人啊。”

 说的兴起,他左右开弓连续打了韩洁好几个耳光。

 韩洁完全被打蒙了,她没想到这些在自己看来不过是恶作剧的事情居然会让这个男人记住那么多年。

 “不过我还是感谢你。”陈德海拍了拍韩洁红肿的脸蛋:“如果没有你,我怎么会有今天,当初你要是不羞辱我,我怎么能干到你呢?”

 韩洁痛苦的扭动着身子,不光是因为陈德海的羞辱,也因为她感觉到自己的道中不停分泌的水正在增多。自己的身体正在习惯这个男人狂暴的,并产生一丝丝的快。而这丝快正在试图点燃她压抑了十几年的情仓库。

 “啊…”韩洁无法控制的呻出声,她立刻捂住了自己的嘴巴,但这早已被陈德海看在眼里,他毫无花俏的冲撞着韩洁的身体,每一次都将进韩洁的身体深处,拔出到只有头还留在道里,然后再大力的一查到底。

 每一次的运动,都引得韩洁一声闷哼,身体抖动个不停,原本大咧咧张开的‮腿双‬也盘上了男人的,用力的将男人向自己的身体。

 “哼,你这个货,被了吧!”陈德海握着韩洁的双下体一阵快似一阵的,带动得水四溅,韩洁再也无法克制自己的声音,大声的呻

 “…啊啊…好深…啊啊…哎呦…恩…”一双美目半眯着,脸上满是红,人的小嘴微张着,手臂也环上了陈德海的脖子,肢勤扭,合着陈德海的撞击追寻着更强烈的快

 “啊…啊…要…要到了…”韩洁感觉到强烈的快正向自己涌来,将她淹没。

 空旷的地下室里,韩洁的尖叫声不停地回着,而夜幕才刚刚拉开。

 顺利的倒了林诺,看着她失去意识倒在自己怀里,感受着她柔软丰,充满弹和活力的身体,陆小安的心里却并不平静。

 现在自己的行动只能算完成三分之一,而剩下的三分二自然就是如何逃,并且隐藏掉一切踪迹。

 陆小安查看了一下走廊,那些服务生还在楼下拉架,还能听见楼下传来的叫骂和厮打声。

 陆小安下黑色的马甲丢在一边,从口袋里掏出领带,在衬衫领口系好,然后胡乱的拉松。

 陆小安把林诺背起来,让她的双臂环绕着自己的脖子,两手扶着她的腿弯。

 林诺充满弹房顶在他的背上让陆小安有点心猿意马,但他只能压抑住这种情绪,尽快离开这里。

 他背着林诺在再KTV的走廊上快速的走着,整个KTV的人注意力都被打架的家伙吸引了过去,似乎没有什么人注意他。

 “哟,兄弟,灌醉了个妞?”一个喝得摇摇晃晃的年轻人瞄了一眼林诺说:

 “呵,这个妞够正的啊,干起来一定很,兄弟你有福了。”

 “嘿嘿,好说,好说。”陆小安装作一脸猥琐的笑着,加快了脚步。

 这种挑个中意的女孩灌醉了,然后带出去开房的事情在这个KTV每天都在上演,大家都已经见怪不怪了。

 出了KTV的大门,陆小安松了口气,她背着林诺上了之前停靠在路旁的越野车,让她躺在后座上,发动汽车,在市内的路上绕着圈子。

 陆小安坚信没有人尾随自己的时候,已经是两个小时后。他熟练的将越野车开回了别墅,将林诺用手铐铐在客厅的椅子上。做完这一切,陆小安飞奔回自己的房间,那里有一个被病痛折磨的女人正在等他。

 打开房间的门,赵琳正斜靠在头,她看见陆小安,苍白的脸上又挂上了甜蜜的微笑:“你回来了。”

 “恩,我回来了。”陆小安坐在边,他竟然发现自己挑不出合适的词来表达自己对面前女人的浓浓爱意,只伸出手,抚摸着她光滑的脸颊。

 赵琳的双手握着陆小安的双手,享受着情人的温存。两人默契般的绝口不提赵琳的身体,他们只想温馨,甜蜜的走完剩下的日子。可是仿佛注定有人不会让这样的日子持续下去,客厅里传来一个女人声嘶力竭的叫喊声。

 “快放开我!你这个混蛋!”

 “你知道我爸爸是谁吗?他不会放过你的!”

 “警察会找到你的,你跑不了了!”

 “听见了吗,你这个混蛋!”

 陆小安叹了口气,埋怨自己刚才光顾着早点来看赵琳,为什么没有住她的嘴巴?

 踢开客厅的门,就看见林诺正奋力的拉扯着锁住她手腕的手铐,叫嚷之余还撒泼似的踢着茶几,全然不顾短裙下不时出小内的影子。

 陆小安一进客厅,林诺就发现了他,她指着陆小安大吼道:“快放了我!你这个混蛋!”

 “不想吃苦头就闭上你的臭嘴。”陆小安现在没有耐和这个刁蛮大小姐耗着,吼了回去。

 “本小姐…”

 林诺的话还没说完,就被陆小安一记重重的耳光扇在了脸上,这记耳光力量很大,林诺身子一歪就栽倒在地上,甚至还带倒了铐在一起的椅子。

 “小姐?我还真不知道你是做的?”陆小安拎着林诺的衣领问。

 “你…你才是,你敢打我,我不会放过你的。”

 “啊?不放过我?你能怎么样?”陆小安一把掐住了林诺纤细白皙的脖子,感受着光滑的皮肤,手上的的力量慢慢加重:“没出过温室的花朵,居然还趾高气昂的,你有什么资格说三道四?你挨过饿嘛?受过冻嘛?为了生计奔波过嘛?

 你懂什么?你什么都不懂,不过是家里有几个臭钱,就敢叫嚣了?来啊,现在我掐住你的脖子了,你怎么不放过我?啊?来啊,让我看看?”

 林诺一张俏丽的脸因为不能呼吸涨得通红,眼睛不由自主的向上翻去,拼命地张大嘴巴却不进一丝空气,鲜红的舌头也慢慢的伸出了有人的嘴外,拍打着陆小安胳膊的手也逐渐失去了力气。不住颤抖的两腿之间,一股热出,在地板上形成一个满是腥气味冒着热气的水洼。

 “放开她!”卧室的门边传来一声喊叫。

 陆小安反般的松开手,林诺如同一滩烂泥般栽倒在地板上,双手捂着脖子大口的气,不停地咳嗽,脸上眼泪口水臣一团。

 陆小安看着自己的双手,自己越来越易怒了,而且不受控制,方才就因为对方的一句话,就差点时候杀掉对方,自己是怎么了?

 “你…咳咳…你们绑架…咳咳…绑架我不就是…咳咳…为了钱吗…”咳嗽着的林诺低声的呻着。

 “钱?那对我有什么用?”陆小安失笑道,他向卧室门口的赵琳走去。

 “那…那为了什么?”林诺追问道。

 “为了活命。”  m.pIngGxS.COm
上章 破碎的命运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