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破碎的命运 下章
第05章
 陆小安在目送那辆防弹大奔进入小区之后,等待了一段时间,确认林诺咱是没有外出的迹象后,打车去了糖果KTV,他开了一个小包房。

 他注意的观察KTV里的布局,发现除大厅外,走廊和包厢里的灯光都很昏暗,几乎看不清远处的人的长相。每层有三到四个服务生,年龄大都不大,最小的一个看上去也就十四五 岁。

 和大多数KTV、练歌房一样,公共卫生间设置在楼廊尽头,远离楼梯的位置,并且十分狭小,似乎当初建设的时候,就没想建卫生间,最后不得不在些边边角角的地方搭建那些拥挤肮脏的卫生间,而大多数的卫生间都被服务生占做私用,晾着欢喜的衣服或是内衣内

 陆小安叫住了服务生,问道:“兄弟,你这儿有陪唱的小姐吗?”

 “呵呵,大哥,那你得看要哪种了?”服务生一脸的猥琐笑容,看来这种问题在这里已经习以为常了。

 陆小安出一张百元大钞扔给服务生,服务生立马接住,笑着献媚说:“谢谢大哥,大哥您要是想找只陪唱的呢,咱这也有,但大多数都是学校的学生,只陪唱,摸都不让的,大哥您要是想找…嘿嘿,咱这也有,随便摸,但是您要是想干她们,得自己跟她们谈价钱。”

 “给我来个能干的。”陆小安也一脸猥琐的笑,吩咐道:“找个风点的,介绍的好,少不了你的。”

 “大哥您放心。”服务生一溜小跑,去叫陪唱了。

 陆小安走过来的时候,没少观察KTV的布局,包房似乎都重新经过改建,内设了卫生间,那么来唱歌的人就不会去走廊尽头的那个肮脏狭窄的卫生间了。

 陆小安慢慢的将脑子里有关卫生间的计划都一一划掉。

 每层都有好几个服务生来回穿梭,如果在走廊下手,必须得设法支开他们,再有就是想法把林诺从人群里带出来。

 陆小安开始一点一点编织着自己的计划,但他很快发现其中有大量的不确定因素,使得每个计划都凶险异常,成功几率都不是高。

 正思考着,包房的门被推开了,刚才那个服务生一脸笑的领着一个女人走了进来。

 女人二十多 岁,穿着低领的连衣短裙,前两团呼之出,连衣裙的布料堪堪包裹住头的位置,大片的白色皮肤在外,沟深不见底。短裙的下摆几乎能看见她的丁字,黑色的连袜包裹着她肥硕的股,脚上穿着一双指凉鞋。还算俏丽的脸上浓妆抹,却也掩盖不住她纵后的疲态。不难看出,这个女人自然经常有男人滋润,不然是无法显出那股人的劲的。

 女人扭着细一进门,就凑到陆小安身边,抱着陆小安的胳膊,前两个房在陆小安的胳膊上来回摩擦着,陆小安扫了一眼,没穿罩,果然是个风的女人。

 “先生您好,我叫莉莉,不知道先生对我满意嘛?”

 “满意,当然满意。”陆小安对如此风的女人自然是十分的心动,但他还是让自己的表现更加夸张,一脸猥琐的笑容,伸出手抚摸着莉莉的两颗房。

 “嗯…不要嘛,有人在呢。”莉莉扭动着身子,腻声的说着不要,身体却起了脯,方便陆小安的抚摸。

 陆小安又掏出两张百元大钞,扔在服务生面前的茶几上,道:“别让人来打搅我。”

 “放心吧大哥。”服务生接过钱,千恩万谢的走了。

 “先生怎么称呼啊?”

 “我姓张。”

 “恩,张哥,咱们先喝杯酒吧。”女孩倒了两杯红酒,自己拿一杯,递给陆小安一杯。

 陆小安心中苦笑,这个女人怎么也比自己大,竟然喊自己哥,不愧是风月场出来的女人。

 “好啊,只要是你给我的,就是毒药,我也喝。”陆小安一饮而尽,惹得莉莉一阵媚笑,莉莉也喝干了杯里的酒,从果盘里拿了一颗葡萄,熟练地剥了皮,放在陆小安的嘴里。

 陆小安吃着嘴里酸甜的葡萄捏了捏莉莉的脸蛋。

 莉莉离开陆小安身边,到触摸屏边弯下,撅着肥硕的股,一只手撑住膝盖,一只手在触摸屏上点着歌曲。短裙的裙摆高高拉起,出了她被黑色袜和紫包裹的大半个部,撅起的股还不时的冲着陆小安摇晃着,显然在惑着陆小安,不愧是风月场上的老手。

 陆小安站在莉莉身后,两手抚摸着莉莉被丝袜包裹的肥

 “哎呀,张哥,你好坏哦。”莉莉的合着陆小安的手的捏,嘴里像模像样的呻着。

 选好了歌,莉莉拉着陆小安做回沙发,一股坐在了陆小安的腿上,踢掉了脚上的凉鞋,柔软的身体在陆小安怀里扭动着,涂着红指甲油的纤细手指握着麦克风,情意绵绵带着呻的鼻音唱着歌。

 陆小安搂着莉莉软绵绵的身体,一手搂着她的,一只手在她的大腿上抚摸着。

 一曲唱毕,莉莉放下麦克,搂着陆小安的脖子,撅起红的嘴,问:“张哥,我唱的怎么样?”

 “唱的真好,你声音真人,我听了,都硬了。”

 “不嘛,人家不理你了。”莉莉扭过头装作不理陆小安,股却扭个不停,不断的刺着陆小安的神经。

 “别生气嘛。”陆小安伸手拍了拍莉莉的股,从怀里掏出几张百元大钞,进了莉莉短裙的低领里,还顺便在莉莉肥硕的前捏了两把。

 “还是张哥最好了,嘿嘿。”莉莉亲了陆小安一口,把钱揣好,抓着陆小安的一只手放在了自己的两腿之间。

 陆小安感觉到触手一片温热,光滑的袜紧紧的包裹着莉莉的部,陆小安的手指开始不安分的摩擦起来。

 “啊…恩…张哥…你好会摸哦…”莉莉夸张的呻着,两条腿大大的分开,嘴里气,可是部却一点都不见。看来长时间的风月生活,一般的刺早就没了效果。

 陆小安拉下她的连衣短裙上衣,张口含住了她的一颗头,轻轻的舐着。

 “恩…啊啊…张哥…啊啊…我要来了…”莉莉卖力的表演着,两腿夹住陆小安的手,全身夸张的抖动,嘴里尖叫着:“啊啊…来了…呀啊啊…”陆小安冷眼旁观,他知道莉莉是在表演,这些风月场所的女人早就习惯了假装,假装高兴、假装悲伤、假装动情、假装高

 陆小安并不戳破,带着猥琐的笑等待她表演结束,搂着她的身体弄着她的房。

 “哦…张哥…人家刚来过…还很感…”莉莉扭动着身体。

 “没事,我不碰你下面,咱们先聊聊天。”陆小安另一只手抚摸着莉莉的小腿说。

 “好啊,不过张哥想聊点什么呢。”

 “你做多久了?”陆小安亲了她一口问。

 “人家才出来做没多久啦。”莉莉的声音甜腻腻的。

 “是嘛?”陆小安不置可否,接着问:“今天我可要谢谢刚才那服务生哦,是他把你介绍来的哦。”

 陆小安分开莉莉的两条腿,让她骑坐在自己身上。

 “大哥不是给过他钱了吗。”莉莉扭动着肢,丰股不停摩擦着陆小安的茎:“那群家伙一天天色的,不能给他们好脸色。”

 “的?”陆小安两手捏着莉莉的股:“那…那些服务生有没有光顾你们啊?”

 “就凭他们每个月挣的那点钱?”莉莉冷哼一声,十分不屑。

 “不过他们倒是都年轻力壮,巴也大。”莉莉没有丝毫的不好意思,说:

 “好几个陪唱在寂寞的时候会找个服务生当情人,不过都维持不了多长时间。”

 “怎么?你们太了,他们都足不了你们?”陆小安的笑着,手上更加用力。

 “哎呦,说什么呢?人家也只对张哥你嘛。”莉莉息着说:“干服务生的都干不长久, 岁数也小,干个几个月就走,逢年过节检查的时候,就更甚了。

 就像你们这些过客,没几天就都走了。他们自己之间人都认不全。找一个没几天就跑了,还得费劲再找。”

 “那他们干过你没有啊。”陆小安用手按着莉莉的股,让她的部贴着自己起的茎摩擦着。

 “我才看不上那群头小子呢,他们没经验,巴光大,不耐用。”莉莉伏在陆小安耳边,对着陆小安的耳朵吹着气。

 “我年纪也不大啊,那你说我的巴耐用不?”陆小安的手又开始顺着莉莉的大腿向她两腿之间移动。

 “恩…”莉莉腻声的拉着长音,不动声的夹紧了腿:“张哥一看就是女人堆里出来的嘛,要不怎么那么会玩呢,可是我们这儿有规矩的…”

 “好啊,我点你出台。”陆小安亲了莉莉一口。

 “那,张哥,咱们去哪啊,去你那儿,还是我那儿?”莉莉放开‮腿双‬,任由陆小安的手长驱直入摩擦着她的部。

 “那有什么意思啊,咱们玩点特别的。”陆小安掏出几张百元大钞拍在茶几上,莉莉的眼睛一直跟着那几张红的钞票动。

 陆小安站起身,拉开了房间的窗户的窗帘,打开了落地窗。

 糖果KTV是一栋商场后改称KTV的,原本都是落地窗,现在都用厚厚的窗帘挡着,窗外不远就是居民区,仔细看还能看到那些开了灯而忘记拉窗帘的住户家里的情况。

 “玩新鲜的?什么新鲜的?”莉莉侧躺在沙发上问。

 陆小安不做声,冲着莉莉勾了勾手指。

 莉莉光着脚扭着股走到了陆小安身边。

 “玩这个啊。”说着,陆小安一脸坏笑地将莉莉的连衣短裙从拉起,从她头上下,莉莉的身上就只剩下黑色的连袜和紫的内了。

 陆小安一把打开了落地窗,将她的上半身伸出了窗外,而陆小安站在她身后捏着她的股,用力的像两边分开。

 莉莉的上半身被推出窗外,两手之得扒住窗框保持身体的平衡,窗外正好和一座居民楼隔路相望。

 居民楼里很多户人家都开着灯,那些没有拉上窗帘的人家室内的情况可以清晰的看见,下面马路两边是有名的烧烤一条街,虽然还不到饭点,但也三三两两的聚集了一些人。

 “别啊,张哥,会被看见的。”莉莉忽然明白了什么,身子有点发抖,恳求道。

 “老子就是要他们看到啊。”陆小安的手指继续在她的间摩擦着,手指来回滑动,寻找着她的蒂。

 莉莉的丝袜和内都很薄,陆小安很轻松的就找到了那颗人的红宝石。他用手指按着莉莉的蒂大力的着。

 莉莉的身体立刻一抖,嘴里不可抑制的发出低低的呻声,想伸手捂住自己的嘴巴,却又怕不扒住窗框,会从窗口栽下去。

 “怎么,被人看着特别有感觉?”陆小安羞辱着身体发抖的莉莉。他撕开了黑色连袜的裆部,手指‮弄抚‬着莉莉的

 莉莉的部逐渐变得润,粘稠的顺着陆小安的手指了下来,颤抖的身体也开始变得火热。

 “呃…唉啊…啊…张哥…套子…你…啊…”莉莉的脸变得通红,她已经做了很多年了,从她未成年的时候就是了,无数的男人骑在她身上,她也骑过无数的男人,她觉得男女之间就是那么回事,一切都是假装的,假装害羞,假装高,假装失。甚至需要润滑的帮助才能和客人上,可是今天的客人有些异常。

 莉莉在什么人面前都能放得开,口、深喉、、群,只要出得起钱,她什么都做。可是却从未试过暴在随时可能出现的别人的目光中让别人玩自己,久违的羞感中一股异样的快在心中升腾。

 她感觉自己的下体开始润,道内开始瘙,身体发烫呼吸也开始了起来,脑子里嗡嗡响成一团,她第一次自己在做之前就失去了主导权,放在平时她绝对不会接这样的活,可是今天的客人似乎很大方。

 她只得用给这个客人带套子的机会来让自己清醒一下。她气回过身,蹲下身,解开陆小安的皮带,下他的子,出他已经起的茎。

 莉莉从自己的小提包里拿出一打杜蕾斯的避孕套,拆开一个,放在嘴里,一口含住了陆小安的茎,用嘴给陆小安带上了避孕套。

 陆小安拉起她,捏着她丰房。

 “张哥…求你…别…别在这儿了…会被看…啊…”莉莉断断续续的哀求着,被陆小安手指挑逗的花瓣已经的一塌糊涂。

 陆小安扳过莉莉的身体,再次将她上半身送到窗外,拉开丝袜裆部的破,从后面进了她的身体,伏在她耳边说:“我啊,只有有人看着才特别兴奋。”

 陆小安大力的冲撞着莉莉的肥,莉莉的道久经征战,早就不复紧致,但是因为时刻可能被人偷窥的恐惧却也夹得很近,别有一番韵味。莉莉紧闭着自己的嘴巴,不敢叫出声。

 这里毕竟是二楼,虽然没亮着灯,但是却十分显眼,屋外也还没有完全黑下来,只要有人将目光看向这个方向,马上就会第一时间发现二楼的一个落地窗打开,一个波长发的女人身上只穿着连袜和内,站在窗口,两手扒住窗框,上半身整个伸出窗外,满脸通红,身体不停的一前一后的动着,虽然她紧紧的抿着自己的嘴,但是仔细听还是能听见那呜呜的呻声。

 “啊…哎呦…恩…唉…恩…”长时间的鞭挞莉莉再也忍不住如涌来的快,放弃了抵抗,手扶着窗框大声的呻着。

 陆小安抬起她的一条腿扛在肩上,让茎冲撞得更深,莉莉几乎发出了一声尖叫,抓着窗框的手指都因为用力而变白了。

 “说,我?”陆小安用力的入莉莉的体内,茎研磨着她滑的腔道问。

 “…张…张哥的…大死我了…”莉莉哼哧哼哧的叫着,摇着脑袋,波长发在空中飞舞。

 “我,我怎么听见女人叫的声音?”楼下一个男人对他身边的人说。

 “别他妈扯淡,你虫上脑了吧?”

 “怎么会呢,明明在叫嘛,你听!”

 莉莉知道下面的行人很多都听到了她的叫声,很多人都在谈论她,并且大家的目光开始四处查看起来。

 极度的恐惧伴随着让她颤栗的病态快,让莉莉的身体猛地绷紧了。

 感觉到莉莉道中一阵抖动,陆小安知道莉莉马上就要高了,他放下莉莉的大腿。伸手托着莉莉的股,把她抱了起来。像让给小孩子撒一样的姿势继续大力的着。

 陆小安一直最喜欢这样的姿势,不是因为这样可以最深的入,而是因为这样干一个女人让他有一种异样的快,这种喜好是从和老鬼相遇的那次偷窥开始的,一直伴随着他。

 陆小安大力的抛动着莉莉的身体,每一次的入都让莉莉尖叫出声,她反手搂着陆小安的脖子,身体抖个不停,终于,她尖叫着起了身体,整个身体像一张弓一样拱起,道里不停地抖动,陆小安知道她高了,本打算继续干她,谁知,女人竟然抖动着身体,下一道水了出去。

 “怎么?被都下来了?”陆小安咬着莉莉的耳朵说。

 莉莉已经不能思考,括约肌完全失去了作用,微张着嘴巴哼哼着,直到所有的都排空。

 “下雨了?”

 “不对,怎么这么?”

 “我!楼上的,你他妈太缺德了吧?”

 陆小安看着这道夜中的泉。逐渐消失,才把莉莉放下来,莉莉软得像一滩泥,根本站不住,陆小安就让她躺在沙发上,劈开她的‮腿双‬,了上去。

 莉莉才经过高,正是最感的时候,才一入就大声的呻,两眼已经完全没有了焦距,‮腿双‬想盘在陆小安的间却没有一点力气,只能大大的劈开,方便陆小安的进入。

 在陆小安狂风骤雨的进攻中,莉莉攀上了另一个更加强烈的高,陆小安也不再忍耐,在莉莉高道不停的收缩中了。

 陆小安就那么静静的趴在莉莉丰的身上,身下的女人已经因为连续的高而失神。  M.pINgGXS.coM
上章 破碎的命运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