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杭州女大学生陈妍 下章
第05章
 一边洗着,一边哼着歌。我也进去了,帮她擦背,她也帮我澡。我跟她讲我读大学的时候,有男生被陌生的男人主动要求帮他澡结果被的故事。她听了脸上做出极端厌恶的表情说,你们男人真恶心,这种事情都做,你还津津有味地讲。我赶紧赔礼道歉。她一边给我的巴打上浴洗一边问我,你这东西现在怎么不变大了呢?我说,你当我吃了伟哥啊?刚刚做完要休息一段时间嘛。

 洗完澡,她去拿出昨天买的衣服,给我一件一件地试,问我穿哪件好看?我说都好看。她不干了,撒着娇扑到我怀里说我敷衍她,说才两天你就开始敷衍我了。我没办法,只好打起十二分精神帮她。

 最后我建议她穿一件大花的连衣裙,我说平时在学校你不好穿,周末你就穿这样的吧。她想想,同意了。她穿上红色大花的连衣裙,那种丝绸的感觉真好,把她的曲线勾勒得摄人魂魄。她在镜子里反复试验什么样的发型和头饰搭配最好。

 最后发现没有鞋配。

 于是我们简单吃完早饭就去买鞋了。

 整整一个下午我陪着她逛了城市重要商场的全部鞋店,累得我死的心都有了。她可一直都是兴致,精神百倍。她终于得偿所愿了。

 吃完晚饭,我要送她会学校了。她一幅很不情愿的样子。

 倒了学校附近,她紧紧靠着我,不愿意下车。我也不忍心让她走。

 就这样坐在车里,一直要到宿舍熄灯了,她才咬紧牙关下车。

 临走前,给了我一个长达我估计有两分钟的吻,然后说,我走了,给我打电话。

 看着她飞奔而去的身影,我有点黯然和强烈的孤独感。

 回到家,我不敢开灯,害怕那种强烈的孤独感和思念会在灯光的刺下决堤。

 于是我草草洗漱后睡了。

 接着的这一周很难熬。

 为了不影响她学习,我们说好了平常不见面的,加上她快期中‮试考‬了,更是没有时间跟我厮磨。我呢,也忙着项目。

 只是每天都会有电话和短信,但是毕竟不解渴。我偷偷摸摸到她学校去看她。

 到她经常去的那些自习室去。

 着是个私立的专科学校,一层一层一个教室一个教室地去看她。

 现在的大学生和我们当年完全不一样了。

 走廊里大量的男女肆无忌弹旁若无人地拥抱接吻甚至摸,场面之烈连我这样情场所的老手都有点害羞。

 不过我的小狗狗的确很乖地在学习。她一般都选择最偏僻的地方,放一瓶水在桌上然后就在做作业。

 看着她认真的样子,我既高兴又难过。

 高兴的是我和她的关系没有影响到她的学习,难过的是毕竟太早剥夺了她的自由。我一般都躲在一边,等着她自习完了,尾随她回到宿舍,然后才回家。

 好不容易熬到周五了,我却接到命令要我去处理一件紧急事件。我不得不跟她在电话上告别。

 不过她还好,说马上‮试考‬了,本来也没时间上我那里去。

 在外头心急火燎地处理完问题,已经是第二周末了。我高高兴兴地回来,带着给她买的礼物,也没有告诉她,直接就去她宿舍门口等她。

 宿舍门口也有一个女人在那里等。我也没在意,就在门厅那里看宿舍通常的板报。我的眼光随时扫描着楼梯。

 突然她兴冲冲地下来了,不过她不是向我走来而是向那个女人走去。

 这时她也看到了我,她一下子怔住了,那个女人也看到了我。我马上意识到这个男人是她的母亲。我立刻镇静下来,走上前去,伸出手说,您是陈妍的母亲吧,我是某某,是陈妍的同学。她母亲马上也满脸堆笑地说,哎呀,原来是你啊,我女儿给你添麻烦了,谢谢你这么照顾她。她也立刻很从容地过来跟我们对话。

 这时我说我们一起吃饭去吧。我从家里来,好久也没来看过女儿了,正好给她带了些小特产。

 这样我们三个一起上了我的车,去我经常去的酒楼吃饭。

 饭桌上,她父母亲不停夸奖我年轻有为,感谢我对她的照顾。

 这是一个略微发福的中年女人,在温州开小饭馆,有着一眼可以看到的狡猾。我呢,则表现出久经江湖风雨的一面,在看她的眼神则表现出一种慈爱和一种距离。她母亲很满意我对她和她的态度,说我一定会做成大事。我心里在想,如何把你老人家哄开心是我现在的大事。

 酒足饭我送她母亲去酒店。她母亲临走拉着我的手说,小某,我看出来了,你是个很不错的小伙子。我就这个女儿,唉,我跟她爸早离婚了,她一个人在外头难的,明天我就回去了,你帮我好好照顾她,阿姨感谢你。

 或许是犊情深,她当场给我作揖,让我赶快给扶住了。

 安顿好她母亲,我送她回学校。她一声不吭。

 车停在离她宿舍不远的地方。她突然捂着脸哭起来,开始还有所压抑,后来就大声起来。我赶快把车开到僻静的地方,搂着她安慰她。她倒在我怀里泣,肩头一耸一耸的。

 过了一会儿她抬起满是泪痕的脸说,我们回家吧。我二话不说开车就回家了。她哭累了,跌跌撞撞地跟着我进了屋。

 奇怪面对着这雨打桃花的娇脸庞,我却没有了往日的,有的只是无穷的怜爱。她闭着眼斜靠在沙发上,一副疲倦和无助的样子。我一阵心疼,给她泡了一杯普洱茶,坐在她旁边,把她搂在怀里。

 此时已经不需要语言了。她只是偎在我怀里,蜷缩着身子,如同一只受到惊吓的小猫。她在默默地流泪。

 很快,我的口就了一大块。我无话可说,只能无语地陪着她,抚摸着她的面庞,用纸巾去擦她的眼泪。

 不知道过了多久她张开眼睛,用手勾住我的脖子,用她红肿而无神的眼睛看着我说,答应我,不要离开我。我还能说什么,我只能点头,埋下头去吻她的嘴。她的嘴很烫。她好像抓住救命稻草一样死命地吻我,紧紧搂住我简直让我无法呼吸。

 就这样我们无声地拥吻着,任凭时间悄悄从我们身上跨过。

 可是我的脑子却在计算我正房回来的时间。

 还有三个月她就要回来了。我必须在这段时间内解决问题。我能解决吗?我无论怎么做,都会伤害一个女人,而且很可能伤害她们两个。我的正房已经是成年女人了,承受能力更大一些。

 没有办法只能让她受罪了。

 这个主意一确定我心里就好受了许多。

 虽然她也跟我那么多年的恩爱,可是面对我闯下的祸,我心里默默地说,对不起,老婆,这次你就帮我一把吧。

 这时,电话突然响了。我们两都吓得一哆嗦。我要起身去拿电话,她却不肯放开我,没办法,我只好拖着她爬到沙发的另外一头去接电话。

 电话里传来正房的声音,很兴奋的样子。

 说她上司到欧盟出差,带她们几个同事去巴黎玩,正在香榭丽舍大街用领导的电话给我打电话呢。

 三言两语说完,她急急地挂了。

 放下电话,我心虚地偷偷看了她一眼。她依然是闭着眼睛,一动不动。我暗暗松了一口气,若无其事地接着她。

 很晚了,我困了,让她先去洗澡,她不肯。我只好抱着她去洗澡。

 那一晚,我就像父亲一样给她洗澡,抱着她上睡觉。她整晚上都搂住我的胳膊,用脸贴着我的胳膊睡觉。

 不知道什么时候她的手机响了。她接通了,是她母亲来告别。

 放下电话,她坐在那里一动不动,好久,她转过头来看着我,她好像变了一个人,变得很坚强。她伸出手来,摸了一下我的脸,微微一笑说,昨晚把你吓坏了吧?我只是好久没见到我妈,看见他老了不少,心里很难过。

 谢谢你,你对我真的很好。我要去洗澡了,今天我要回学校,下周还要‮试考‬呢。我点点头。

 吃完早饭我送她回学校。

 在回家的路上,我突然觉得不知道做什么好。

 进了屋,我一股坐在沙发上,感觉好像被了筋。我点着了烟,有一口没一口地着,脑子一片空白,不知道干什么好。

 整个一下午我都陷在沙发里抽烟喝茶,一直到天完全黑下来。我站起来,捏了一下空空如也的烟盒,觉得有点头晕。

 这才想起自己好久没吃饭了。

 翻了一下电话本,发现这个时候找任何朋友出来吃饭都会被当成神经病。我无聊地在小区门口的饭馆吃了一碗面条,然后恹恹地回家睡觉了。  M.pINggXS.coM
上章 杭州女大学生陈妍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