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采花贼 下章
(八)
 光似箭,月如梭。

 两个月以后,小明月的身体发生了显着的变化,鲜的脸蛋暗淡了,失去了青春的光泽,而呈现出了病态的苍白,那修长而轻盈的身形,变得臃肿起来,她明白了这是怎么一回事。她不敢去街上去送饭,更不敢到人多的地方去。终闷在家中,干着那些无休止的家务。

 又是两个月过去了,她的体态终达到了无法掩饰的程度,跟着招来了异样的目光,窃窃的耳语,她不得不向父亲提出。

 王老五一跺脚一咬牙“走!去看医生!”

 他那命令的口气,根本不容分说。她痛苦地,啼哭着跟在王老五的身后向小镇走去,后面,跟随着一群孩子,喊着叫着∶“快看小破鞋呀”、“快看大肚子呀”一种无法忍受的辱攫住了他的身心,她快步走到小镇的一位中医家中。

 一剂汤药下肚,五脏六腑翻腾起来,一滩乌黑的血迹坠落下来,孩子已经成形了。

 这一桃事件,很快传遍了大街小巷,从此,她成为人们茶余饭后的热门话题。

 也就在这纷纷议论的高之中,小明月逃离了这块生她养她的事非之地。

 三个月后她来到了静月庵,出家法号名为明月。

 小明月赤身体地斜卧在自已房间的小上,回忆了这段往事,心里平静了许多。突然一阵阵的笑声传入了她的耳中,一股酸溜溜的寒,在少女的芳心之中奔涌。她太爱这个男人了,她披上了尼袍,悄悄地遛出了房间,来到了这男女爱的门前。

 “咦!”怎么窗户上有个小呢?这究竟是谁搞的哪?

 管它呢!她灵敏地扒上了窗棱,对着小向里看去。

 只见那张上,一大堆白色的体,在翻腾、动,有的在搂着他的大腿,有的抱着他的股,有的摸着他的,有的亲着他双颊,有的把小放置他嘴边┅┅

 冷月寒光,万籁俱寂。

 叫头遍,更深夜静,而静月庵的后堂里,确是语,娇吁吁,汪笑天与六位小尼,正处于一片欢乐的之中。

 只见一男六女,赤条条,白生生,光闪闪,亮晶晶地在这张檀木雕刻的大上,翻滚、动、息、呻,有的抱住他的腿,有的搂住他的,有的叼住,有的住蛋子,有的亲昵脸蛋,有的骑在他的脯上,将小凑近了他的嘴边┅┅

 “喔,这,好长、好、好壮哟!”

 “哟,这两个蛋,真好玩,滑溜溜,软平平的!”

 “看,这身的肌,一条条,一块块,好似钢筋铁骨。”

 “啊!这脸上的胡渣,好硬,好尖,好扎,好哟!”

 六名少女,在汪笑天的体上贪婪地,忘形的,肆无忌惮地,玩着一个男身体的某一部位,亲的,吻的,闻的,舐的,她们四起,水奔涌,热血沸腾,八只丰,沉颠颠,颤微微,左右摇摆,一条条闪光玉臂上下飞舞,一个个肥大的白前后动,火越烧越旺,劲越鼓越南大,最后,都集中到一点,一同扑向那她们最迫切需要的地方,他的小腹下,‮腿双‬间,那顶天立地的大

 你挤我,我拥你,她拉你,你拉她,风风火火,一拥而上,六只光头全部会拢在小腹的周围,接着便是你夺我抢,她争你占,娇声秽语,此起彼伏,一个个娇躯不住地摇摆,人头攒动,手舞足蹈,构成了一幅不堪入目的宫图。

 “停止!”突然一声大喊。

 众小尼鸦雀无专声,一个个目瞪口呆地定在那里,又出现一幅世间稀有图卷。

 只见一个个,秀眼圆睁,惊恐失措,形态万千,有跪着的,有爬着的,有低头的,有侧身往里正挤的,有扎头向里钻的,身形优美,体态万千,妩媚动人。

 这时,汪笑天身坐起,一时愣在了那里,而后,哈哈大笑,他温和地说∶“姐妹们这样下去,谁也玩不好,谁也不痛快,现然大家听我的命令,保你们个个快活开心。”

 这时众小尼的娇姿才被改变,她们个个直起身来,你看我,我看你,瞬间又捂住小嘴“咯咯”地笑了起来。

 “就是你抢的。”

 “还说别人那,你挤的人家都出不气儿了。”

 “她更疯,攥住就不放手!”

 “她更狂,自已挤不进去,硬是扯我的大腿!”

 汪笑天微笑着向大家一摆手。“别说了,现在听我的命令,必须听从指挥!”

 “是!”小尼又都捂着嘴笑了。

 这时,汪笑天仔细地端详每一个小尼,他看到的是一朵朵牡丹花,丽多彩,姿态各异。汪笑天心目中的偶像是小巧玲珑,丰匀称的女子,所以,霎时间,他已选中,他手指小尼问道∶“你叫什么名子啊?”

 “是说我┅┅吗?”她睁着大眼,胆怯地问道。

 “对,就是你!”

 “啊,我叫香月”她细声细语地回答。

 “你过来,坐这儿。”汪笑天指指自己的大腿。

 香月起身坐到了汪笑天的左腿上,并美滋滋地偎在了他的怀里,顺手将自己的玉臂勾住了他的脖子。

 汪笑天的左臂搂住了她那纤细肢,猛一扎头就狂亲吻起来┅┅

 坚硬的胡渣直扎得香月,来回的摆头躲闪,一股股强烈的男人气息,直扑进她的鼻孔,坚硬胡渣的刺扎,再加上男人气息的引逗,她只觉得,满脸趐趐,麻趐趐,美至极。

 汪笑天,缓缓地抬起右手,轻轻地放在了她的房上,五指一齐转动起来,直得香月,仰身腹,奇难忍。

 少女的芳心立时,起伏,滚滚,拍打着神经,血,全身跟着动起来┅┅“啊┅┅啊┅┅喔┅┅好┅┅好┅┅使┅┅点┅┅劲┅┅”

 汪笑天完这只,又那只,这时,他突然缓慢下来,抬起头,细细的,柔情地看着香月那鲜的,布满红云的脸蛋,轻声地问∶“舒服吗?”

 “喔,舒┅┅服┅┅太┅┅舒服┅┅了!”

 “你十几了?”

 “十┅┅七┅┅了。”

 他停止了弄,一只大手,五指张开,顺着她那丰峰向下滑去┅┅

 两只高耸的峰,经过一阵的,显得更拔,更富有弹了,红头,又凸又涨,泛着耀眼的光泽。

 汪笑天顺着自己的大手向下继续欣赏这娇的美人儿。

 顺着沟向下是光滑细腻的腹部,圆圆的肚脐向外凸着,像一只褐色的蜗牛,安静地卧在肚脐上,大手又开始向下移动,那是柔软白细的小腹,小腹的下面,是一丛丛乌黑发亮的卷曲的,布满了两腿间,下腹和的两侧。她那户像一座小山似地突起,粉的两腿之间,微薄,弹十足,蒂外突,像一颗红色的玛瑙,真所谓是蓬门开,玉珠张。

 他那宽厚的大手,顺着小腹、肚脐,最后停止在小丘似地户上,用食指按着户的上方软骨上,缓缓地动着。

 不一会,小香月又娇起来,全身瘫软,道奇,她不顾一切地使自己的小手,向下伸取,一把攥住了那又又硬的大。嘴里喃喃地说∶“进去┅┅吧!”

 她身体发抖,呼吸急促,哼声不停,股不住地扭动。

 这时,汪笑天知道时间已到,将手指下移,中指一下伸进了道,缓缓而有力地,摇弄起来,使得香月,‮腿双‬大张,那薄薄的,一缩一张,水直而出,嘴里不断语着∶“英雄┅┅快点┅┅快来呀,我┅┅要┅┅你┅┅给┅┅我┅┅上┅┅┅┅吧┅┅”

 汪笑天突然低头,伏在她的‮腿双‬中间,一阵热气,直冲入小

 原来,江笑天的嘴对着那薄薄的口,向里一口一口地吹气,吹得香月直打寒战,忍不住一个劲地向下偎依。

 汪笑天索出左手,双手一齐托住了玉,向上一抱,用嘴

 香月只觉得里,一空一热,一股了出来。道的,奇无比,少女的芳心,万分蒂一跳一跳地,心肝撞,心情万分慌乱。

 汪笑天,又进一步把舌头直伸进里,在道的上,上下左右地翻搅,经过一阵的搅弄,使香月感到又酸,又,又趐、又麻。

 她只觉得全身轻飘,头昏脑涨,一切都顾不了啦,拚命地股,使里更凑近他的嘴,使他的舌头更深入里。

 忽然,蒂被舌尖顶住,向上一挑一挑的的舐着,香月从未经历过这种说不出来的舒服。她什么都不想了,忘了,她宁愿这样地死去,只要能┅┅

 “啊┅┅啊┅┅哼┅┅哼┅┅嗯┅┅嗯┅┅”

 “英雄啊┅┅你把我舐得美极了┅┅又,又麻┅┅快┅┅里又了┅┅快┅┅来┅┅好啊┅┅死┅┅我┅┅”

 一股股水,从里溢涌出来。

 这时,汪笑天才抬起头来,抱着她的肢,轻轻地问道∶“香月,舒服吗?”

 “哎哟┅┅太美┅┅了┅┅”

 这时,其它的五个小尼,个个口涎水,,有的双手捂住弄着,有的手指伸入中搅弄着,好像躺在汪笑天怀中的不是香月,而是她自己。

 汪笑天温柔体贴地伏在香月的耳边说∶“香月,累了吧?一边躺会儿,呆会儿再玩,好吗?”

 香月睁着大眼,听话地点了点头,又扑过去亲吻汪笑天一番,才从他的怀中滑落下去。

 这时,汪笑天抬起头起,观察着其他小尼,他的目光很快又发现了新的目标,这小尼的手指还正在自己的弄着,发着“嗯一一嗯一一”的呻

 只见她脸蛋绯红,长长的睫下复盖着一双会说话的大眼,她的目光正在可怜巴巴地望着他,好像在说∶“玩玩我吧!”她的嘴很小,嘴鲜红,是一张圆圆的娃娃脸儿。

 她有一付极美的体,身段窈窕,玉腿修长,淡黄的,红的小大张,那满凸起的户,酷似小山,宛如仙境。汪笑天锐利的双眼,紧紧盯着眼前令人火的小娃。

 汪笑天想着,对这个小要用点手段,一次管够才行。他不紧不慢他说道∶“你叫什么名字,对!是你!”

 “我?我叫妙月!”

 “来,坐这儿!”他指着自己的大

 妙月从大的一头急火火地爬了过去。一下偎在了他的怀里,立刻感到一股暖包围了她的全身,她一抬玉臂一下沟住了他的脖子,又一身,在他的脸上狂吻起来,直吻得汪笑天哈哈大笑。

 妙月哪还听从他的指挥,她一阵狂吻之后,一下挣脱了他的搂抱,猛一翻身,面朝下,撅起股,又发疯地吻着他的、腹,又继续向下滑落,用两只小手不断地梳理他那浓密的,一边梳理,一边用她红扑扑的脸在上来回地蹭扭,时而发出“咯咯咯”的笑声,继而发出“嗯┅┅喔┅┅啊”的怪叫,最后才一把抓住他的,又一口入了自己小小的口中。

 妙月像一个饿疯的乞丐,来了个游龙探海式,头扎在他的‮腿双‬之间,贪婪的餐着。然而,她顾头不顾地将股撅得老高老高,不住地在汪笑天的面前晃动。

 妙月这一突然袭击,整个地打了他的计划,当他正在不知所措的时候,一肥白股,从他的鼻尖擦过,他定睛一看,简直赛过白雪,古稀白玉,他呆了、傻了。

 只见那肥滑腻,柔美人的两扇股蛋,闪着令人丢魂的光泽,满,核突出,一缕缕的,在他出气儿的鼻孔前,微微摆动,一丝一丝少女的腥味全部入他的中,着他那刚火。

 他伸出两只颤抖的大手,紧贴部,一下把它揽入了怀中,两只玉腿刚好搭在了他的双肩上,他一扎头,将自己的长舌伸向了粘糊的玉腿之间。

 妙月双手握住,先在头处舐了几下,而后又做了几次深呼吸,闻闻是啥味道,这才一口入嘴中用鲜的舌头在四周来回的搅动,她只觉得这在她的嘴里,一涨一涨的,每涨一下,就向上起挑一下,好像是舌头发起了挑战。

 汪笑天,迅速地用大的手指拨开了,里边那鲜红透亮的在不停地涨缩着,他心想,这小,立刻张开大嘴,伸出长舌,用舌头向里探去。

 这一下,妙月的‮腿双‬踢,身予摆,她的劲头也就越大了。

 他的舌头,打着转,逐步深入,如同一支麻钻头要穿透钢砖铁板,同时,用他的牙齿捕捉着滑溜溜的小核,轻轻地刮弄着。

 “喔┅┅啊┅┅英雄┅┅小┅┅狠┅┅我┅┅我受不┅┅了┅┅啦┅┅求你┅┅求求┅┅你┅┅快点┅┅吧┅┅哦哦┅┅”

 声四起,火中烧。

 这时,小妙月,突然‮腿双‬一张,立刻从他的肩上的滑落下来,跟着一转身,用两条浑圆的大腿,紧夹住他的身,苦苦上哀求着∶“好┅┅人┅┅哪┅┅我要疯了┅┅快┅┅给我┅┅来重的┅┅要狠的┅┅狠狠┅┅地┅┅痛快┅┅一些┅┅我┅┅好瘁啊┅┅快死我了┅┅┅┅快吧┅┅”

 她一手攥住,不住地在自己的核上磨擦着,一缕缕水黏满了整个的头。

 汪笑天很喜欢这个小尼泼辣,开朗的性格和那其无比的小,于是,他沉着的小声说道∶“我们换个姿式好吗?来,你侧身躺下,我在你的背后。”说着,让妙月屈腿躺下,自己也侧身,握住,对准户,大擦大磨起来。

 右手也狠狠的抓的她的双

 只抓了一会,水又了出来。

 江笑天顺势将头顶住了核。

 “哟!死了!趐趐的!”只趐得妙月吃吃地笑了起来。

 随着,她急火火地把小头顶去,想解决里的趐麻奇,可是汪笑天就不让它进去。

 这时,妙月使劲地上下窜动着股,他仍是躲躲闪闪,这样几次挑逗,只觉得下面的小,又涌出了水。

 她感到火难耐,心中的酸,越加强烈。她将户再一次凑了过去,用两片,含住了他头,心中一阵欢喜,便用力的磨起来。

 汪笑天感到像有一团火,一股热包围了头,使他也趐起来,于是,股一,只听“滋”的一声。

 她感到道里,像进一条烧红的铁,而且又又长,直达深处的底。

 她不由地一颤,户里的水,更如泛滥一般,沿着而下。

 他被那窄窄的孔夹实了,在用力,开始产生一阵阵趐,直传到心中。

 两人都不约而同地,摇晃着自己的股,一个向后挫,一个向前顶,直乐得妙月口里含混不清地叫喊着∶“哎呀┅┅哎┅┅呀┅┅好人┅┅我┅┅的心肝┅┅被你┅┅被你┅┅弄得┅┅弄得┅┅好┅┅好┅┅厉害┅┅乐死人家了┅┅我┅┅”

 汪笑天听着她的娇喊,便低声说道∶“我的宝贝,你的小好紧,得我,好趐,好,好麻!”

 “喔,你又水了吧?┅┅这么多,哈哈哈,把我的腿也┅┅搞得┅┅淋淋┅┅”

 妙月娇声语地道∶“你也快┅┅乐┅┅吗┅┅喔,这下得┅┅好深┅┅好!”

 两人上边说,下边干,而且得速度更急、更快、更稳了,直户滋滋大响。

 “哎哟,好人哪┅┅我死了┅┅我小┅┅被你裂了┅┅喔┅┅死了┅┅使劲┅┅用力顶┅┅啊┅┅啊┅┅好┅┅”

 汪笑天那大,并没有直,而是上下左右地闯,在小的鲜红上翘动磨擦。他那浓密的,在送的同时,不停地刺核。

 这种双管齐下的刺,更使她乐得怪叫,水又一次冲撞而出。

 她的后背紧靠着他的膛,她美地闭上了双眼,两片枯乾的香微微地启开,一条香舌不断地舐着自己那乾燥的嘴

 “美死┅┅我┅┅了,你┅┅的┅┅太长┅┅太大┅┅我死了┅┅也不冤了┅┅喔┅┅好┅┅”

 她咬牙,狠劲地让小把整个的一下下,她往后挫着股,这样她才觉得全身涨,心灵充实。全身热得发烫,小得透体。无法形容的快使她紧张,又放

 她梦一样的呻,蛇一样的扭动,使入小更加深处。她舒服透了,有生以来,第一次尝到这种无法表达甜头,太舒服、太愉快了,使她已陷入了半昏的状态,这种昏,好像神仙飘在云中。

 “喔┅┅好人┅┅我┅┅我┅┅小┅┅顶漏了┅┅漏水了┅┅”

 接着是“啊”的一声怪叫。娇躯颤,一股透顶的快传遍了全身,只见小腿蹬,玉臂舞,昏过去了。

 汪笑天并没有终止,而且是放慢了速度,缓,每次顶到底。

 经过一段歇息,她本能地向后顶着、顶着,急促地娇,美丽的脸蛋,又出现了足的表情。“好,好人,┅┅啊┅┅唔┅┅我会,会给┅┅你死,干死┅┅嗯┅┅唔┅┅”

 他又是一阵急猛闯,次次一到底。

 小水如山洪爆发,往外涌,两腿缩张,全身动,血沸腾。

 “啊┅┅我┅┅不能动┅┅了┅┅喔┅┅又来劲┅┅了┅┅又┅好舒服┅┅哎唷┅┅乐死我了┅┅你┅┅别了┅┅真要了┅┅我的命了┅┅啊┅┅”

 水长不止,妙月讨饶不息。

 汪笑天一个鲤鱼打,坐了起来,将妙月抱在自己的怀里,温柔地亲吻着,低声他说∶“好好休息吧!啊!”“啊一一”一口长气,妙月滑落一旁。

 这时,只见其它四个小尼,都互相地抱在了一起,有的啃,有的咬,有的喊,有的叫。

 “别喊了!”一声吼叫。

 四个小尼同时爬起。

 汪笑天微笑着,对她们说∶“我想姐妹们一定等急了,这样吧!我们五人一块乐呵、乐呵。”

 接着,他从上站起,像指挥千军万马一般∶“来,来,来,你们一字排开,都坐在边。”

 四小尼不知咋个玩法,都大眼瞪小眼地一一坐到了边。等待着新的命令。

 他纵身从上跳下,走到一个小尼的身边,用手指托起她的脸蛋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广月。”

 “多大了?”

 “十八。”

 “噢,来躺下,再叉开腿,对,再大些。”

 这时广月的‮腿双‬,已经粘糊一片了。

 广月是个妩媚俊俏的姑娘,平时总是微笑待人世间,一笑两酒窝,细眉弯弯,大眼乌黑,说话声音,悦耳动听,皮肤光滑细腻,全身曲线优美,房不大,头凸突而红润,身材苗条修长,小丘上黑亮黑亮,浓密地包围着褐红色小。是个不可多得的女子。

 汪笑天走到第二个小尼的身边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小尼法名,空月,年方十六。”

 汪笑天微笑地托起她的下巴,摸了摸房,又了一下小。然后叫她叉腿躺下。

 小空月是个天真活泼的姑娘,皮肤微黑但丰光滑,房高耸丰美,头不大但坚,平坦光亮的小腹下微卷,浓稀适宜,倒三角的顶端,红核,微微可见,真可谓野十足,别有风味。

 第三个小尼,名叫惠月,方年十八。这是个雅丽羞涩的女,她低着头,看着自己的脚尖,不是汪笑天叫她抬起头来,她是不会正视他人的,她有一双脉脉含情的大眼,鼻梁直,皮肤白晰,一对尖的小峰缀着两颗红色的珍珠,一片稀稀的,柔软异常,一颗突起的核,窜挂在的上端,一双玉腿粉妆玉琢,是一典形的大家闺秀。

 第四个小尼,法名静月,方年十六。是个刚入庵不到一年的小尼。她长得浓眉大眼,鼻梁高,嘴角微翘,颇有点男气质,她有一对肥大的双和两颗圆凸的头,部高高耸起,走起路来左右摇摆,小腹平滑,肚脐很深,外翻,是个性强烈的女子。

 这时,四个小尼,股挎在沿,‮腿双‬叉开,形成四个大字。

 汪笑天在地上来回地走动着,突然双掌提起,十指张开,猛一口长气,运至丹田,贯输全身,接着双掌一,又将全身的力量集中小腹,这时只见汪笑天的大开始弹跳起来,直向上方拨起,瓦亮的头,不住地敲击着肚皮,发出“咚,咚,咚”的响声,形成了一百八十度的高挑。

 他缓缓地舒了口气,才慢慢地走到广月的‮腿双‬之间,他攥着膨涨伸长的大,对准广月的小,像捣水一样的在沟里上下的搅动。

 广月,还在静静地仰身等候,突然强烈的男人气息,扑人了她的鼻孔,她精神一震,接着,内外像有一条泥鳅在不停的滑动着,尤其滑到小核里,立刻全身起来。

 他见到广月已经,接着两只大手伸向了双,不是轻,而是猛攥猛抓。

 广月被那条大泥鳅滑弄得全身动,突然在自己的双又发来更强烈的袭击,她不知所措地呼喊起来∶“啊!好利害哟┅┅┅┅全身┅┅都┅┅快┅┅进┅┅去┅┅吧!

 “好,宝贝,等着。”

 广月开始了,手舞足蹈,肥白的股也扭动起来了。

 汪笑天离了她的身体,向后退了两步,手握猛冲上去,不偏不倚,正中靶心。

 只听“啊”的一声,广月浑身颤抖。好像一支钢入自己的心脏。接着一种透体钻心的美,漫延了全身,她娇吁吁地呻起来∶“啊,好狠,好长,好硬┅┅好┅┅”

 接着又是“啊”的一声吼叫┅┅

 汪笑天开始了快速的摘,嘴里还不停地数着∶“一、二、三、四、五、六、七、八┅┅”

 仅仅十几下,得广月已经变了音调,一股热从小内发出,迅速的向全身每一神经漫延、普及,随着强烈的刺,她不由自主地发出一声声地尖叫∶“┅┅好┅┅啊┅┅快破┅┅肚┅┅皮┅┅了┅┅好舒服┅┅真┅┅太了!”

 “九十六,九十八,九十九,一百,停。”

 汪笑天心里很清楚,广月还没管够,但还得顾全其它的三个小尼,只得低声说∶“广月,你先歇会儿。”

 “别┅┅别┅┅走┅┅啊┅┅”

 汪笑天顾不得那么多了,跟着走到空月的身边,伏下身先吻了一阵鲜的脸蛋,他用自己那坚硬的胡渣狠劲地横扫她的双颊,立刻,便刺得空月扭动起来,娇急促,摇闪着脑袋,满面绯红地张开小嘴,在他的脸上啃咬起来。

 “宝贝,别咬!别咬!”

 说着双手伸向了房,他没有弄,也没有搽抓,而是一下捉住了头,使劲地捻动起来。

 “唔┅┅唔┅┅好┅┅钻心┅┅好扎┅┅喔┅┅太舒服了,你┅┅真┅┅会┅┅玩┅┅女人┅┅我受不了┅┅收快┅┅进去┅┅快┅┅”

 一边胡渣猛刺,趐捻,这上下急风暴雨般的刺,使得广月实在无法招架,她没有经历过这种震颜人心的趐麻和,两只小手,撞成拳头,不住地在汪笑天的后背上捶击着。

 三面夹击,汇成了一股巨大的威力,似狂风暴雨飞砂走石之势,雷霆万钩之力,磅磅于少女的整个身心,接着是五脏六腑巨裂般的震颤、撞击、翻腾,使空月在高度地强烈地快之中挣扎。

 这时汪笑天才回一只手,伸向自已的‮腿双‬之间,握住了,正在空月闹腾的高视中,只听“滋”地一声,下面又入了一支罕见的大,接着是“一二三四五六┅┅”

 第一个发出的声音是一声长“嘶”接着便是∶“喔┅┅喔┅┅喔┅┅”、“妈呀,啊┅┅啊┅┅死了┅┅┅┅到┅┅我心里去┅┅了,我┅要死了┅┅不活┅┅了┅┅啊┅┅死了┅┅”

 只听“扑”地一声,汪笑天在高之中拔出了

 “空月,还舒服吧!”

 “哎哟,你┅┅真┅┅会┅┅玩┅┅”

 汪笑天在地上活动了一下双臂和腿,又走到了惠月的身边,伏下身轻轻亲吻了她面颊,前额和玉颈,缓缓地站起身来,捏了几下头,然后斜挎边,一只手梳理着她那稀梳谈淡的,另一只手在小的上端不住地抚摸,不住地移动,好像在寻找什么奥妙。

 突然,停止了移动,用手指按住那软骨的部位,先轻轻地按摸了几下,然后开始旋转式的了起来,这是发女人的焦点,只见他以焦点为中心,一面施加压力,一面飞快地转动

 惠月最初经过他的亲吻,捏头,情已经齐始动,心里滋滋地直哼哼,接着移向下方,轻轻梳理,使小四周立刻刺起来,小腹一收一收的,也开始了动,而最后又在小上端抚摸。她只是双眼微闭地享受这种抚摸,美得得她优美身段,像波似地摇摆起来,正在她洋洋得意的时候,她浑身一震,像触到了通向全身的闸门,随着他手指转动的加快,这的闸门,迅速地向上提起,只听“啊”地一声尖叫,惠月整个地淹没在逸的海洋之中。

 “喔┅┅啊┅┅嗯┅┅哟┅┅”

 一声高过一声的怪叫,使她神魂颠倒,撕心裂肺,她像疯了一样,一把抓住身边的一只绣花枕头,一下抢入了自己的怀中,颠狂地咬啃,‮腿双‬蹬,好像一个屠夫在宰杀着一只母猪。

 汪笑天并不心软,继续飞速旋转。

 只听“啊”一声长嘶。

 小惠月身坐起,一把搂住了汪笑天的脖子!

 “英雄┅┅好┅┅汉┅┅好人┅┅大哥┅┅求┅┅求┅┅你┅┅快进┅┅┅┅我要疯了”说着,在他的脸上啃咬起来。水顺着‮腿双‬下。

 一种难以抑制的狂涛,无情地打着她,拍击着她,折磨着她,她完全处于狂颤的状态。

 这时,汪笑天一把抱起了空月,又将她平放在上,叉开她的腿,将对准孔“滋”的一声,连入。

 “一二三四五┅┅”

 在惠月四肢瘫软,呻无力的情况下,汪笑天才,伏下身对她说∶“惠月,够了吗?”

 “哎哟┅┅够┅┅了┅┅。”

 汪笑天这时脸上也浸了汗珠,看着这堆堆烂泥,嘴角观出了一丝难以察觉的微笑。

 他疲乏地伸起双臂,深深地了口气,又向静月过去,他先弄了几下双,捻动了几下头,他看到静月的呼吸便开始急促,而后,又,分开,看了看,才直身对静月说∶“静月,咱们咋个玩法呢?”

 “我不知道!”

 “那就由我了。”

 “我听从英雄的话。”

 “哈,哈,哈,小静月可不是好对付的。”

 “你要手下留情啊!”“来,静月,咱们换个姿式,你把枕头横在上边,而后再爬在枕头上,使股高高撅起,好吗?”

 因为静月早已等得不耐烦了,大完一个又一个,早已使她神飞魄散,劲冲天了,所以她一切尊便,只是自己已经急不可耐了。

 她按照他的摆布,将枕头在自己的小腹下面,伏卧在沿上。

 这时,她的大股高高地撅起,两条肥的大腿紧紧地挟住褐红色的,两扇大又紧紧地挟住小口,尽管如此,那鲜核,还鼓涨涨地显出来,一汪粘还在涓涓细,使人感到心绪,魂不守舍。

 汪笑天走到静月的身旁将她的‮腿双‬叉开,伏下身用手指掰开两扇,仔细地察看起来,只见鲜红波起伏,正在一缩一涨地鼓动着,道里,清水汪汪,闪闪发光,在壁不停的鼓动下、一涌一涌地动着,小下,门上一撮布满了粘,好似清晨草坪上的珠,门因户的动而下断地收缩。

 这是一个多么美好的世界啊,汪笑天低头闻了闻,做了两次深呼吸,才把这的,温和的,带着少女芳香的气体收入了腹中,他满意地点点头,好像这是一种最大的享受。

 他攥住这七寸多长的,让涨满的头,在手指的摆弄下,先蘸满了,然后像磨擦钢似地,在她那长长的沟里滑动,上来下去,下去上来。

 蘸了非常滑溜,因此速度也就越来越快。

 静月,首先感觉列,他那大的手指掰开了自己的,她的精神立刻紧张起来,她全神贯注地感觉内的变化,接着好像有一只滚烫的大虫,在口的外边动,这种动,实在叫人心急火燎,一会触到了核,一会触到口,一会触到了门,好像在拨动着三琴弦┅┅

 静月的情绪在不断地变化,由紧张、激动到得意忘形三条导火线同时被它点燃,汇成一股巨大的热,迅速地向全身漫延,翻腾着心肝脾肺,抓挠着小腹头,一血管在咆哮奔涌,一道道神经在狂跳震颤,全身立刻动起来,一种奇特的美的刺,从心里发出,波及每一块肌肤,一种趐麻之感漫延到全身的每一个关节,一种似酸非酸,似甜甜的味道,雨般地滋润着枯乾的心田。

 一个人,尤其是一个女人,对于幸福或痛苦的承受力是有限度的,越过这个限度,就会使一个人由正常转化为非正常,使身心体精神失常。

 静月已经完全失去理智,失去了体、身心、精神的正常,说起来也难怪,一个少女怎能经得住这个情场高手汪笑天的摆布哪?

 大的还在不停地滑动着,几下顶住核,又一触即失,几次顶住口,又一闪而过,里奇难忍,周身动不安,只见她双手狠劲地抓弄着单,光头不住摇晃,,一声一声的尖叱在后堂中撞击的回,又从窗口上飞去。

 “啊!别┅┅折磨┅┅我了┅┅求┅┅求┅┅你┅┅狠劲┅┅进去┅┅人家┅┅里┅┅┅┅无法忍受┅┅了好人┅┅快给我吧!”

 然而汪笑天并没理会她的叫,只是向前一伏身,出两手,向静月的部一抄,立刻抓住了两个肥白的双,接着像玩健身球似地,搽弄起来“喔┅┅啊┅┅我的┅┅心┅┅都快┅┅跳出来┅┅了┅┅哎哟┅┅趐┅┅受不了啦┅┅”

 汪笑天熟练地捉住了凸涨的头,又开始了捻动。“啊!┅┅┅┅好┅┅┅美┅┅喔┅┅再狠┅┅一点┅┅好┅┅啊┅┅哎哟┅┅我死了┅┅快┅┅上┅┅”

 “好,别急┅┅这就┅┅┅┅”

 这时他一身,出双手,握住,对准口,只听得“滋”地一声,一扎到底。

 “喔,真长┅┅真┅┅真壮┅┅死而无┅┅怨了┅┅喔┅┅顶┅┅到┅┅底┅┅了,再深┅┅一点┅┅啊┅┅子┅┅顶┅┅破┅┅了。”

 静月像梦吃般地嚎叫着,蹬踢着,搐着,息着,一紧似一,一高过一,她在海的涛之中沉浮。

 “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

 “啊┅┅喔┅┅我要上天┅┅了┅┅要死了┅┅┅┅喔┅┅到心里┅┅哎哟┅┅好┅┅好┅┅┅┅喔┅┅我要┅┅升天┅┅了┅┅英雄┅┅饶命┅┅吧┅┅”

 “九十一、九十二、九十三、九十四、九十五┅┅”

 当汪笑天数到一百下,身猛起,,结束了这场怵目惊心的搏车轮战。

 过了一个时辰,待大家休息够了,汪笑天和众小尼穿上了衣服,并找来了小师付明月。

 众小尼盘坐在大上,汪笑天和蔼地对大家说∶

 “今天,咱们违犯了庵院的戒规,但,人之常情,谁也理解,出家之人,也是人,也有七情六,何况你们正值青春妙龄。但是,静月庵仍是我们神圣的职责,大家一定要静心修行,确保佛门兴盛,小师付明月希望你精心管理,带领众小尼,诵经参佛,身明严教,一定要让苍龙山静月庵,重新火红起来,明我要去县城求医,替母亲治病。后,我会派人送来黄金百两,白银千两,重整庵容,今后有什么难处只管直言,我会经常来的。”

 月亮慢慢地坠入西边的山头,整个苍龙山被黑暗笼罩着,黎明前的黑夜显得格外清静。

   M.PiNGgXs.coM
上章 采花贼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