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采花贼 下章
(三)
 天堂般的地下宫殿,是神密莫侧,是美丽而辉煌的,没有人能形容它的美丽,更没有人能避开它,招椁颗a饬μ煲膊荒?

 他至今也不会忘记,在他初入地宫时,奇怪的暗器发的那一瞬间,五的光环住了他的眼睛,他像五体分尸一样,关节剧烈的疼痛,浑身似筋拔骨般地瘫软在那里。要不是几个弟兄拯救及时,请名医调治,他汪笑天早就命归西天了。

 因此,至今为止,他占据了这地宫的一个院落,其馀的三个暗门,始终死死地关闭,他不敢,更不允许其它人冒然行事。而这一部分,已足够他和弟兄享乐、习武之用了。

 地宫的一切房间,院落都是碧绿色的砖墙隔绝,墙壁上雕龙刻凤,在五长年宫灯的照耀下,像翡翠一样熠熠发光,自玉长阶从龙凤隔墙中穿过。大小各异的月亮门,如巧的工艺品点缀在不同的角落。整个的宫院就好像用珠宝黄金砌成的。

 不时,三三两两穿着彩衣的垂发少女,在庭院中穿行,发出银铃般的嘻笑。

 小楼上下知谁在吹笛,这悠扬的笛声,更给地宫增添了生机。

 庭院的尽头是一座佛堂,堂内供着观音菩萨的雕像。炉里燃着香,香烟缭绕,香气四溢。

 这时,汪笑天,跪在菩萨前,双手合十,口中默念而后,三扣首,起身,目光从供桌上一盆雕菊前移过,看见一个人,来在门后,出半张脸,正在对他偷笑。

 “是琼兰吧,何必躲躲闪闪,找我有什么事吗?”

 后闪出一身披粉纱、风度翩翩的美人,只见那薄如蝉翼的粉纱,把满苗条、骨均称的身段衬得浮凸毕现,曲线美,一头披肩秀发似瀑布般撤落在她那肥腴的后背和柔软圆实的肩头上,两条胳膊滑腻光洁,宛如两段玉藕,柳眉下一对丹凤眼,黑漆漆,水汪汪,顾盼生辉,时时泛出勾魂慑魄的秋波,韵的白腿,衬托着浑圆的白,三角区白光闪亮,粉红的两腿间,蓬门开,蜂珠张┅┅

 她那娇媚、柔美的开门姿式,使汪笑天不由一格登,火“腾”的一下子,燃烧起来,立即起,顶得青缎绸,支起了一个高大的蒙古包。

 她不是别人,正是从藏花楼接来的透顶的琼兰,原名,仙花。

 他有点神魂颠倒了,他不知道为什么琼兰对他的吸引力是那样的强烈、持久,喜而不厌,他深知女人的美有多种多样的,有高贵神圣的美,有温柔、娴静的美,有炫目动人的美,也有放逸的美,这个女人在他眼里,似乎十全十美,包罗万象。

 一个人间的尤物,总是不时出现在他的身边,温软的娇躯,俏丽的脸宠,黄莺的嗔声,白净的户,涓涓的水,滚动的壁,使他身心的堤坝,受到了猛烈的冲击。

 女人见过无数,但唯有在琼兰的面前,他不能自持,他整个的防线崩溃了,他的脑壳发涨了,如饥似渴的望又汇成涛涛的江河,汹涌澎湃,一泻千里。

 他呆立在供桌前,缓缓地掉了全部的衣,一条雄伟的青龙,出现在菩萨的面前,头怒涨,青筋暴,高高硬硬地支着,好像在向一切异,示威挑战。

 琼兰眼珠不眨地盯着那支给她带来无比幸福的大,粉的薄纱顺着她那滑腻的肌肤溜了下来,心燥动,张,她迈着轻柔的脚步,向前移动着。

 汪笑天用手指捏着,上下左右地晃动了几下,彷佛要告诉它,一场烈的博将开始,战前先让它活动一下筋骨,准备冲刺。

 异强大的力,使他们脚步,增大、加快,汪笑天本想将她紧紧地搂在怀里,猛亲狂吻,谁想到这个活灵灵的尤物,正当体接之际,这个奔涌水四溢的琼兰,猛然跪在地上,两只玉手,一把抓住了壮大的进了那点点红润的小嘴里。

 汪笑天上身扑空,他灵机一动,顺势伏在她肥腴后背,双手死死拢住了她的小腹,一头扎在了她的两腿之间,长长的舌尖,顺着股沟间粘糊一片的翻起的小伸去。

 琼兰一手攥着,贪婪地、香甜地着、含着、套拉着,另一只手托住乌黑的蛋包,轻着两个椭圆形的大蛋,上的筋,在她的小嘴里“崩”“崩”地跳动,双蛋在她的手中缓慢地滑动,她不由自主地发出“喔┅┅喔┅┅喔┅┅”的呻┅┅

 汪笑天抱着她那肥大股,脑袋狠劲地猛往里扎,硬胡渣狠刺着红核,软中带硬,柔中带钢的舌头向里死死的伸探,里的,滚滚地向舌头击来,包围着它、裹绕着它、挤着它、磨擦着它,一股一股小气直入他鼻孔,更增加了他的狂,他醉了,并发出酷似水牛的“嗷”“嗷”声┅┅

 这时琼兰猛然起,嘴角浸着层层的白沫,小脚一踮,双臂一下搂住了他的脖颈,在他的颊、颈,背上狂吻,肥大的股,上下左右,不停的扭动着。

 汪笑天好像接到了命令,铁臂一伸,顺势紧紧搂住她的股,起小腹,合着她的扭动。

 琼兰的小似乎长了犀眼,三滑两滑只听“兹扑”一声,一下下七、八寸长的大,她了,美了,滋了,只见上边停止了亲吻,双手紧紧地住好的脖颈,脚尖高高的踮起,浑圆的股疯狂的扇动起来,完全取代了男的功能,此时此刻,她的脸蛋绯红,娇急促,声连连“我的心肝┅┅我的┅┅你┅┅太长,太、太壮┅┅了你不仅在小里┅┅而且,入了子,穿透了膛喔┅┅顶得好,┅┅要顶死┅┅我了┅┅”

 汪笑天紧紧地箍住她的股,细长的手指,向着股沟间摸去,淋淋,滑溜溜的粘,沾满了五指,滑溜滑。“哧”的一声,将食指与中指入了门,手指不断的伸曲,在紧缩的肚门快速的扣弄着。

 “啊!”的一声,琼兰的小拳头轻轻地捶着他的后背,发出娇的轻嗔声∶“你真坏┅┅坏死┅┅了┅┅喔┅┅里边┅┅好┅┅再往里点┅┅啊┅┅不行┅┅了┅┅投┅┅降┅┅我要┅┅了!”

 汪笑天付在她的耳边∶“吗?”

 “极了,啊,死我了┅┅我够┅┅了,喔┅┅再往里┅┅使劲┅┅啊┅┅”

 随着一声狼嚎般的吼叫。

 这时,两人都大汗淋淋,只听到“兹咕!兹咕!”地声,只听到“啪,啪,啪”地拍击,只听到气娇声,只听到野兽般的吼叫声。

 水顺着股,涓涓地着,顺着白的大腿一直在地上。汇成了小小的水潭。

 汪笑天,全身汗竖立,舒服透了,的快,刺着全身,躯体大畅,门大开,像满弦发出的箭头,直琼兰的子深处。

 一切都停止了,琼兰娇弱地偎在他的前,缓缓抬起眼看着慈善的观音,菩萨依然微笑地看着他们。

 汪笑天猛一低头,顺手将琼兰抱起,向浴厅走去。

 热气升腾,宫灯闪烁,两具白色的体,在浴盆漂浮着,浸泡着,琼兰的一只小手捏着大,另一只小手不停地,仔细地,清洗着,她最心爱的具。

 “琼兰,明天我准备回乡,去看望老母,快一个月没见到她老人家了,真是想念啊!”“真看不出来,你还是个孝子,我从心里敬慕这种人,鸟鸦反哺,羊羔跪,这是人间情理,可是,我已经被父母赶出家门┅┅”她边说边清洗着始终坚

 “为什么?”

 “因为,我发育过早,情过盛,从十三岁开始,我就对异产生强烈的好奇,我曾和我的四十多岁的姨夫,发生了关系,然而,他那瘦弱的到我的里,我硬是没有任何知觉,好似小金鱼游西湖一样,不但得不到快,反而更勾直起我强烈的望,后又和姑家表兄搞在一起,还是觉得空的,于是,我想当今世上是否有人能够足我的须求,几年的痛苦煎熬,使我放无羁,后被父母得知,为了维护家族的尊严,我被赶出了家中。最后,我方决定在院中找知音,没想到第一个就遇到了你,”说着,双手捧起!又亲、又吻∶“还有它!”

 “琼兰,说心里话,多年来,我总想尝尝活的滋味,谁曾想到,踏破铁鞋无处寻,得来全不费功夫,你的小好像百爪挠心,使我全身的每一块肌肤,每一神经,乃至每一个孔,都充分的活跃起来,你看,你的小也没有,而我是满身黑,这就叫青龙配白虎!”

 琼兰,撒娇地用小拳头捶着他的膛,声他说。“真坏!真坏,你真坏!”

 “哈,哈,哈,我汪某的福不浅呐!”

   m.PinGGxs.COm
上章 采花贼 下章